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手機版選單

:::

北區會議紀錄

列印圖示
引言報告
6月21日
引言報告(一) 全球化趨勢下臺灣經濟發展策略
司儀:首先歡迎台灣經濟研究院龔明鑫副院長,就全球化趨勢下台灣經濟發展策略進行引言報告。
台經院 龔明鑫副院長:
三位共同主持人及各位先進,大家早安。我大概分為四個面向,向大家報告:1.全球化發展下之經濟現象;2.我國產業面臨全球化之挑戰與契機;3.我國就業與所得面臨全球化之挑戰;4.未來我國經濟發展重要議題及對策。包括怎麼建立發展方向,怎麼協助年輕人事業發展機會,化衝突為契機,再來怎樣協助全球化弱勢產業,發展在地型經濟產業活動。
全球化經濟現象趨勢很早就有了,雖然到1985年這名詞才被提出來,隨著跨國貿易障礙或邊境管制逐漸降低,事實上現在跟過去很大不一樣,現況來講,由於資金上的移動、人才上的移動、技術上的移動、資金上的生產要素,早就已經非常容易在這些跨國上來作移動,有一些反向思考開始產生。也就是說如果在地上發展要素很好,反而會把生產要素吸引到在地來,是比發展跨國企業模式更好的方向、很大的改變,所以在地發展因應全球化發展是很重要的方向。
挑戰上來講分為四大項,分別為1.我國經貿的全球化現況;2.國產業升級轉型問題及挑戰;3.全球化進一步挑戰與契機;4.原因分析及因應方向。因為我時間的關係,後面有些相關資料,可供參考。簡要來說,第一個現象來講,臺灣的全球化分為四個面向來看:臺灣對外貿易的依存度很高,貨物的進出為非常重要的指標,目前貿易的依存度,也就是把進口加上出口除以gtp 差不多是130%,非常的高,所以我們非常依賴外貿的一些情況。從1997年的金融風暴以後,我們的經濟成長率與出口成長率,相關係數高達97,非常非常高的情況,當然也引發一種想像,如何發展內地及內需產業,變成我們重要的一個發展方向,也因為這樣,臺灣接單海外生產比重也一直提高 50%以上。那人流部分來講的話,目前在2008年陸客未開放之前,規模很小,但一直到2008年以後,觀光來台量大幅提升,不過我們現在應該要讓想怎麼讓商業活動活絡起來。第四個是從技術進出口方面來看,臺灣引進技術比較多,技術貿易的逆差非常的嚴重。
第二個就是說產業轉型升級的問題與挑戰,分為四大部分向大家說明:第一個經濟成長動能2000年前成長率可以在5%以上,2000~2007年平均gdp成長率4.4% ,2008~2012年平均gdp成長率降至3%,2008年金融海嘯後,製造業發展趨緩、服務業成長動能不足,所以不足以支撐臺灣經濟成長動能,2012年後,出口對經濟成長的帶動效果減緩。第二個來說,生產要素最重要兩點,第一個是人、第二個是錢,那人的投入來講,我們可以看到慢慢的人才已經漸漸在流失的情況下,尤其是薪水也沒有再成長,在沒有成長的情況下,我剛剛特別提到全球化的趨勢之下,人才可以移動,人也是很容易被挖角,這也是一大挑戰。第二個部分有關投資,那目前投資來講,現在以實質金額來算,我們最高峰額投資金額落在2006、2007年左右,那現在的投資金額比當時還要少,當然當時是以製造業為主發展的大投資計畫,但是我們現在稍為策略上有一些改變,不過基本上對於其他國家相較來說,這樣的投資動能還是不足,尤其在服務業上面。另外來講,政府在公共投資上面,在金額財政受到限制之下,事實上長期低落,那從經濟學來講,政府的公共投資事實上是可以帶動民間的投資成長,但是我們這個效能已經不存在了,尤其是我們現在經建的投資計畫已經被社福計畫排擠的太嚴重了,完全不能跟其他國家相比;那另一個不只投資動能不足,投資的內容事實上也產生惡化的現象,也就是說我們產業需要轉型,可以投資更多無形資產,但是我們可以看的這個部分非常非常的低,我們希望這個方向我們已經努力了好幾年,成效基本上還是有很大的限制。再來有關於產業發展模式,事實上對附加價值的創造,我們的創造率基本上還是維持在20%左右,與先進國家的35%、30%還有很大的一段差距。再來簡單的提一下全球化進一步的挑戰,第一個就是說,全球化產業供應有可能再度的大改變,尤其在區域整合之下,如果tpp在今年或明年生效的情況下,全球的供應鏈會產生很大的改變,尤其是在先進國家市場及新興開發市場,他的供應聯完全會被打破掉,那這個我們必須要有所因應。第二個就是說價值鏈的重塑,也就是說,過去來講,臺灣有很好的oem、odm及obm完整體系,那這個體系讓我們發展了20、30年的產業發展,但在apple廠商出來後打破了,使得我們obm及odm廠商受到很大衝擊。基本上 apple根本不需要odm廠商,他自己會規格上的製造,加上鴻海的oem製造,事實上bypass了我們odm廠商的發展。那第三個就是產業主流也可能產生更替,也許在2020年以後 it產業主流地位有可能會讓出來,讓其他的產業更能百花齊放,那我們也知道說,臺灣的產業事實上是非常非常集中在it產業,我們要思考怎樣去因應這樣的一個挑戰。那第四個就是新興市場的一些競爭和合作,包括中國大陸市場、印度的市場等等的市場興起,我們要怎麼去看待這樣的一個機會,我簡單在這部分做一個結語,臺灣的經濟發展動能為什麼還是處於在一個創新驅動、投資驅動的一個發展目標上。過去20年我們從這樣一個階段成長到另一個發展階段,事實上,創新驅動和投資驅動是不連在一起的,所以你的發展模式不是轉型的話,你根本沒有辦法跳躍到先進國家的發展模式,所以說現在是我們有那個決心是必須是往上跳的一個階段,不然現在的情況就會持續發生,我們的貨品貿易事實上還是存著大量的順差,但是我們的人才、智財跟資金(fdi)存在逆差,我們知道人才、智財跟資金才是我們未來發展的一個基礎。現在的發展模式還是比較集中於中間財和代工的形式,對於景氣波動的風險承受力是比較低的,所以必須要有一些突破,所以說發展方向來講的話,往創新趨勢方向是無悔的道路,必須轉成新的思維,要怎麼樣從投資硬體、海外生產轉成投資人才及智財的發展方向。
那我再提一下就是說,全球化可能面臨其他的挑戰,一個就是所得分配惡化跟就業機會的喪失,還有年輕人的困境,這個我想資料大家都知道說,從2000年到這10幾年來,事實上所得分配的差距從最高和最低的所得差距再擴大的,那這也是全世界的現象,不過臺灣的情況事實上比其他國家略為嚴重一點點;那同樣的道理來講,區域的分布也產生差異化和分布不均的現象,很多的就業大部分集中在北部,而平均薪資來講的話,南北落差非常非常的嚴重,這個還是用勞退提繳的工資來看,也就是說有四萬多塊,也有兩萬多塊的差距,但是我們用工商普查的數據來看,這個差距最大。我們都知道勞退提繳的部分上有一些些調整,那如果用工商普查的機制來看,是大概六萬多和兩萬出頭的差距,那這個落差是非常非常大的,要怎麼因應這樣讓各個區域有發展的機會,這個是一個很大的挑戰。那我們簡單的跟各位來報告,年輕人的部分來講,失業有高學歷的趨勢,這個後面有一些資料我就不再多做詳細的說明了,那失業率現在是大學生為最高的,然後在薪資的停滯也沒有辦法改善,普遍年輕人的部分都在三萬多塊以下的薪水,這個比重是最高的情況;那30歲以上的薪水也是下滑的,從2005與2012的對比資料來看,大學生的薪資基本上是下降的,那也跟大學的擴張有一點關係。再來我跟各位簡單的報告一下,在這些人才、智財、資金(fdi)逆差的情況下,只要扭轉這樣的趨勢,才能去balance這樣的挑戰 ,怎麼樣擴大在地居民,要怎樣發展出創新創業、在地經濟、社會企業的發展,使得我們解決人才、智財、資金逆差的現象。那我們簡單的把這個議題向大家說明,那全球化要怎麼去轉型方向來講的話,如果在產業結構上我們還是可以分為投入面和產出面,產出面的部分可能還需要多元的創新、多元的提升、系統整合能力的提強、差異化的能力增加;而在投入的部分,要怎樣充實跨國和跨領域的人才、無形資產的增加、系統性的發展、基礎技術的深化都是必要的發展方向,而臺灣的位置和和韓國是差不多,要怎樣急起直追,是我們進一步的挑戰。那我們剛剛提到了一個是製造業的問題,一個是服務業的問題,服務業最大的問題是要怎麼樣提升成長動能。那這個成長動能我們大概有四個方向來思考,第一個就是說環境整備與跨領域的整合,這些服務業可以在成長動能build up起來;第二個就是說怎麼樣要有創新模式的發展,也就是我們常常講的服務業科技化的重點;第三個就是國際接軌的部分,因為國內市場畢竟有限,怎麼樣輸出,服務業是一個很重要的發展方向;第四個就是服務業的特色化,包括在地生產的部分。那有關於人力的部分,我在這邊簡單的跟各位報告一下,單純把思考人力的問題、把產業的問題切開,事實上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的,所以必須同時把人才結構的問題與產業結構的問題一同來作思考,唯有透過政府額外的力量,把我們人才人力的提供或是產業的轉型,才能形成一個很好的現象,一個良性的循環。詳細的情況我沒有辦法繼續跟大家報告那我就舉幾個簡單的例子跟大家報告,也就是說,產業規劃延伸考慮人力供給、結構問題,另外一個就是創業創新的發展,臺灣平均10個大概就有9個是老闆,怎麼樣去創造更多的附加價值的創業體系,是一個很重要的發展方向,那連結到創新教育的模式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發展方向,怎麼樣結合產業發展的模式,另外還有人才效率、培訓體制、海外延攬的部分,那對年輕人來講,能力的提升是一個很重要得發展方向,跨領域和跨國際是最重要的發展方向。另外一個就是說30歲之前專業化的深化,30歲以後跨領域及統合能力的培養很重要,在薪資部分,事實上在30歲是一個門檻,30歲之前你沒有養成一個專業的技術的話,過了30歲,你要領高的薪水基本上是不太可能。另外一個部分是政策橫向平台的一個建置,我想政府已經在努力了,還有研發體系、創新體系的強化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發展方向。
再來就是落實公平正義的問題,我大概從幾個面向來作說明,第一個就是說對於因應貿易自由化產業的調整,現在已經很努力在做了,還是希望有個滾動性的修正機制,當然這是當時因應ecfa,到現在我們面臨很多挑戰,不同產業面臨不同挑戰,是不是有重新思考的機會,如果真的有達到效果的話,我想社會也不會對自由化有很大的疑慮。第二個就是縮減輸者圈策略,這策略我們可以從企業面來講的話,產業結構的轉型、在地經濟的加強、提升中小企業的發展;勞工部分,增加職訓機會及誘因、強化就業服務外,讓這些失業者回到勞動市場;城鄉落差部分,這我個人建議,怎麼樣重新思考財政統籌分配款項運用,獎勵地方投資就業,再來就是鼓勵企業發揮企業責任,不管是運用法規、獎勵或財政工具、鼓勵加薪或改善勞動條件;再來就是說審視勞動法規的一些條件,包括怎樣配合tpp的加強及加入,要怎樣重新去檢視法規和條件;另外包括促進工會組織自由化,包含勞動條件、勞動檢查機制、最低工資,都可以做為思維發展的方向。
再來就是說有關於在經濟發展活動我提出幾點報告,第一個就是說怎麼樣發揮在地經濟活動特質,我們都知道在地的經濟重點在於特色化,也許是他的生鮮有機、客製化服務、在地特色、手工藝術、服務體驗、特色商圈等等,要發揮這些特質事實上是創造附加價值的一些手段。另外強化動能誘因,而誘因在於怎麼樣參與這些資源型的活動,科技大學的研究也應該把這列為重點,中小學也該加強對在地歷史文化和特質認識。再來就是協助在地化的行銷及國際活動,因為如果在地經濟如果只有自主自足的話,我們很多東西都要買進,所以沒有辦法提升,所以生產的產品、活動也一定要出口銷售出去,所以說行銷及國際推廣也是我們面臨的一個部分。另外是怎樣促進非貿易財的產業發展,這個包括生活水準和生活品質的提升,才可以吸引人才。再來就是打造社會投資生態系統,也就是說社會企業部分在全世界非常發達,但臺灣一直沒有相關法令,但立法有好有壞。好的部分是社會企業能正規發展,不好的有可能會掐死現在蓬勃發展機會 ,所以也要思考一些發展方向。總之,其他國家已經不再只是在想社會企業而已,事實上把這個idea擴大到社會投資、社會市場機制擴展出去了,變成一個很大的生態系統,我想這些有一些資料可以供大家參考。所以我最後的結語大概就是說,也許我們在面對全球化的挑戰之下,要catch這個商機,從4加1的策略來作思考,包括產業轉型、微型創業、在地經濟、社會企業、勞工保障與協助。以上簡單的報告,謝謝。
 
引言報告(二) 臺灣加入區域經貿整合與兩岸經貿策略
司儀:接下來我們來歡迎中華經濟研究院王健全副院長,就臺灣加入區域經貿整合與兩岸經貿策略,進行引言報告。
中經院 王副院長:
三位共同主持人、各位長官、各位產業界的先進、各位女士先生大家早安,今天來報告一下臺灣加入區域經貿整合與兩岸經貿策略。方向大概是這個樣子,第一個是怎麼樣檢討區域經貿整合面臨的問題,確定國內經貿調整方向,第二個是臺灣加入區域經貿整合有何具體的方向與做法,還有臺灣應具備的經貿推動策略,最後是怎麼樣確保我們兩岸經貿交流及加入區域經濟整合不會影響我們的國家安全和經濟及文化的自主性。
第一,是目前區域經貿整合的情況,亞洲、歐洲、美洲都有不同的區域整合情況,亞洲尚包跨中日韓的協定,還有所謂的tpp、rcep。現在apec二、三十個會員國中,沒有加入tpp或rcep談判的國家只剩下三個,第一個是俄羅斯,第二個就是臺灣,第三個是png(巴布亞新幾內亞),這幾個國家如果不加入,影響是很大的。 參與區域經貿整合的意義,就是避免被邊緣化,因為我們主要的競爭對手包括韓國、日本東協國家都很積極fta布局,覆蓋率都超過臺灣,所以臺灣若不加入其實會很可惜,不管在出口、在服務業的眾多上面都會碰到一些困難。臺灣為小型、海島經濟體,臺灣出口加進口占我們gdp將近140%,所以事實上除了香港、新加坡外,臺灣對貿易的依存都很高,所以在這樣高的依存度,如果不做一些經濟整合的話,臺灣就會喪失了很多出口的優勢。積極的意義是基礎建設的法規和投資與國際接軌,這在韓國的企業做法,比如像韓國推動區域整合讓整個基礎建設大幅翻身投資法規,你看,最近的三星和lg他的競爭力除了品牌外,很重要的因為外資的參與,投資與國際接軌,所以外資進來,整個公司脫胎換骨,所以這就是他的積極意義。第二個是加入區域整合的龐大市場,有利發揮規模經濟。臺灣的服務業占gpd是七成,那我們就業人口差不多是六成多,但臺灣的服務業都非常的小型,如果沒有一個海外的本土站,而且臺灣這幾年來所得沒有增加很多,消費的情況也是慢慢停滯,所以臺灣光靠服務業,我們本土市場已經沒有辦法支撐服務業維持永續成長,一定要進入海外市場,來擴大我們的規模經濟。如果我們臺灣的服務業都是些比較小型的批發、零售、餐飲、物流等等,事實上,沒有辦法支撐我們高階人才的需求,為什麼臺灣會薪水相對偏低無法成長很快,因為本土市場無法支撐服務業永續成長的動力,製造業除了我們既有的代工外,發展品牌通路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方向。
那為什麼加入wto後,我們還需要加入區域經貿整合?第一個,因為wto談判進度事實上是已逐漸緩慢下來了,同時兩岸同屬wto會員,除了wto談判僵局外,參與雙邊多邊的一些談判,可降低對大陸的依賴性,因為臺灣現在有簽的大概就只有ecfa,所以,如果在這種情況,除了ecfa,我們也可以參與tpp、rcep,能分散我們的出口市場。這裡談到主要競爭對手的覆蓋率,除了關稅降低,還有服務業准入,對臺灣的產品都產生巨大的壓力。加入tpp/rcep問題,包括我們特殊的經貿環境,這個不容諱言,大陸對我們有些談判上是有些影響力。那臺灣面臨的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因為東協的國家做東協自由貿易協定的時候,已經有做了很多談判的經驗,臺灣呢?其實比較少加入複邊談判的協議,所以我們事實上需要一點比較長的時間準備。那tpp呢?現階段最重要是需要成員國的共識決,所以在這裡面美國就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rcep裡面根據東協「rcep談判指導原則與目標」文件,申請加入rcep須具備「東協fta夥伴」或「東協外部經濟夥伴」身分,且須於rcep 2015年完成談判後才接受新成員加入,所以臺灣申請加入其會員目前其實還需要一點時間,我們與其成員國fta之正式溝通管道其實是有限的,他們大多數都不是灣的邦交國,也不是他的會員國,且無雙邊fta談判基礎。對產業的衝擊,因為tpp是一個高品質的自由貿易協定,除了豁免關稅降低外,還有一個就是很多服務業的開放,臺灣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去調適。那農業的部分呢,我們也想說農業會不會怕衝擊,一個是救助金來協助機構轉型,製造業呢,做產業的升級轉型,因為我們的傳統產業啦、服務業、農業,事實上我們的政府有所謂的三業四化,製造業服務化、服務業國際化、服務業科技化,跟傳統產業特色化,我們的中堅企業這邊有這個平台做這傳產的維新,可以幫忙我們在產業升級的時候更能因應產業的衝擊。服務業呢?是法規調適、國際接軌、投資開放、放寬外資持股等等。還有呢?民眾心態的調整,第一個,服務業出口導向的事實,臺灣服務業出口加進口占gdp大約四成,僅次於香港和新加坡,還有你看哦!越小的國家通常是稅率越低,為什麼呢?因為市場小,所以你外資進來還可以咬一口,如果你稅率太高,外資可能就根本不會進來;第二個,語言能力要不要好一點,你看荷蘭四種語言,新加坡幾種語言,香港幾種語言,所以小國事實上是要語言能力好,還有呢?開放程度越高,這是小國在經濟力中最重要的一點;出口可以延伸出本土市場和規模經濟,你看我們臺灣要發展品牌,如果沒有海外市場,你看可以嗎?我們的htcasusacer,事實上如果沒有東南亞的市場、美國的市場、海外的市場,臺灣今天這些品牌事實上都不容易建立。政府執行力的加強呢?政府執行力好還是有公信力,老百姓支持的時候,制度比較容易推動。
那接下來我們要有什麼具體的做法,第一個,我們要建立社會的共識,這是最難的部分,戰略的規劃、政府行動方案和執行力,還有呢?自由貿易是give and take,有弱勢、有強勢,但是怎樣來全民利益來共享,損害來做一個配套,還有我們要有產業升級,才有辦法支持開放的一些企圖心;第一個,出口、開放是臺灣經濟永續成長的動力,教育呢?是要凝聚共識。有一次,前兩年,香港人來問我說,欸,為什麼臺灣可以垃圾不落地,就他們說,後來發覺很難,為什麼?第一個,香港樓層太高,很難垃圾不落地,第二個,香港人比較沒有環保概念,臺灣人從小學開始環保就做得非常成功,你不做分類管理就是不酷的行為,所以他覺得香港做不起來。那還有一個,丹麥從教育開始,廉潔就深入人心,所以丹麥呢幾乎沒有什麼貪污的行為,所以官員貪污的時候,其實是會被排斥的。所以看看臺灣,fta是不是從小時候就要有一個觀念,就是說我們要培養我們的競爭力,積極的因應,就容易培養共識。第二個,是公民會議,丹麥這個國家本身在談判的時候都會把利害關係加入,比如說一些受害的團體、公協會、社會大眾、學生、行政等等,以上是社會共識的部分。第二,是我們有沒有嚴謹的戰略規劃?其實臺灣加入tpp/rcep有很嚴謹的組織規劃,包括我們有行政院長主持的國際經貿策略小組,專案小組則是由部長擔任執行長來做一些專案的推動,協調整合方面,我們有這個國際經貿策略小組,還有跟民間的聯盟,有我們的蕭前副總統跟企業界人士等來共同推動。所以,我們對內的戰略和對外的溝通,事實上都有。那行動方案和執行力,這是韓國的經驗,就是說他把所有公協會都設在同一棟大樓,整個蒐集談判資訊和專業意見,作為政府談判底限,你知道企業界的意見談判的時候,談判時心裡就有個想法,所以談判的時候會比較好一點。這裡還有立法監督,行政、立法協調。事實上,我們臺灣也有對外的遊說機制,包括各主管部會,還有對外談判的一些代表駐外單位,對內也有民間來協助做溝通。
自由貿易利益要怎麼樣全民共享及如何做損害配套,剛剛聽龔副院長講說我們製造業外移海外是很糟的事情,我們現在如果簽了服貿,會不會我們的服務業進一步外移?但是外移沒有關係,怎麼樣和國內建立聯繫,事實上是很重要的。那配套等一下我會說明,補助、救濟、緊急停止機制,是不是可以考慮關稅降低利益的一定比例可以成立基金來協助一些弱勢的產業。這裡為什麼是一個生態的回流系統?我們服務業很多出口對他們有什麼好處,你知道泰國的餐廳,他們的餐廳怎麼輸出的?他們分了a、b、c三級的組織認證,然後送到海外去,還幫你融資貸款,順便還幫你做menu的設計、裝潢,但是有一個條件,要求70%的食材要從泰國出口,所以你看你的服務業的出口就和國內的經濟效益建立聯繫。所以臺灣可不可以讓年輕人也搭上國際化的列車?譬如說呢85度c要去海外投資的時候,可不可以在臺灣對年輕人先受訓,政府可以補助客製化的訓練,但是要有一個條件,必須要把這些人帶到海外去當儲備幹部、副店長,我們年輕人就會有國際觀,然後讓他定期回來,讓臺灣變成創新的基地,這些人才定期回來受訓消費,我們的企業到海外去投資以後,經營有成後回來上市上櫃,資金就會回來,所以我們今天就是有個人才、資金、技術的回流機制,老百姓就不會說服務業輸出對我們是不利的,因為有回流機制不論人才、資金、技術、生產都會回臺灣,臺灣可以盤點國內的食材,我們85度c需要哪些國內食材,我們就可以出口,所以如果有個很好的配套回流機制和好的ecosystem時,我們臺灣就不會有問題了。
接著是產業升級和結構調整,我們說貿易和產業的政策,第一個,自由貿易協議是個萬靈丹嗎?絕對不是,它只能鞏固市場,產業升級才能強化競爭力,東協和大陸簽自由貿易協議從2007年開始,你看他的出口成長是什麼?起起伏伏,但是2007年之後大陸出口至東協比重的變化是直線上升,告訴你說只有競爭力當你的backup的時候,自由貿易協議可以幫你推一把,但是你的產業沒有升級的話,服務貿易協定只能夠讓你鞏固既有的貿易市場。 貿易和產業政策必須要有系統性的工程結合,為什麼?因為臺灣過去貿易政策是一定要做好的結合,我們的ecfa服貿協議和貨貿協議有助於把tpp/rcep做好基礎,自由經濟示範區做片面的經貿自由化,事實上有助加入tpp/rcep做準備,幫tpp的談判開放鋪路,可以展現我們三業四化中堅企業效益。整個三業四化中堅企業效益推動成功後,我們當然更有能力因應開放自由化的衝擊。好,現在談產業的前瞻規劃與因應,剛剛龔副院長這樣說我們兩岸之間是慢慢從合作演進為競爭,所以在大國旁邊沒有生存的策略?你看喔,俄羅斯是個大國,他旁邊是誰?芬蘭,做些什麼呢?手機和木材,與俄羅斯做區隔;荷蘭,在旁邊有個德國,他做物流、農業生技、花卉,和德國做區隔;馬來西亞,其旁邊則有個新加坡。所以臺灣除了跟大陸繼續合作外也要有區隔,我們一定要找到我們自己的利基,才有辦法因應。製造業呢?品牌、通路;利基產業建立技術障礙,我們未來一定要想透過品牌,透過ipr,或透過安全安心,透過少量多樣,透過認證來建立對大國的技術障礙。兩岸產業合作還是可以去做,但是要降低重覆投資,搭上歐美日再工業化列車。那服務業呢?怎麼樣利用大陸、東協市場發揮規模經濟;年輕人怎麼樣有計畫的輸出服務業,讓年輕人搭上國際化的列車;我們的中小企業怎麼突破國際行銷障礙,透過我們的雲端、第三方支付、巨量資料可以協助中小企業,中小企業本身行銷比較困難,所以需要協助他們突破跨國的行銷障礙。
 
再來這是臺灣兩岸經貿投資關係的密切性,第一個,臺灣出口到大陸占了四成,我們的投資在大陸占了六成五,到臺灣的大陸觀光客年年攀升,因為來台觀光客中,大陸那邊來的觀光客大概占了兩百六、七十萬人次,將來2016年臺灣會有千萬人次的觀光客,大陸觀光客可能占了四百萬人次左右,所以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的效益,其實對臺灣的幫助很大。如果說兩岸互動在區域經貿整合的重要性,加強互動有助於提高臺灣加入rcep、tpp的機會,若缺乏互動,臺灣必須付出怎麼樣的代價?第一個,市場的發展及產業升級,看2007年東協自由貿易協定,臺灣的在東協市場的佔有率一度下滑,然後再上來;相較2011年南韓與歐盟fta,臺灣也是一路下滑,但是看韓國是開始持穩,還有2012年韓國和美國簽自由貿易協定,韓國在美國市場事實上是不斷在上升,台灣則不斷下降。所以,這是我們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如果說我們臺灣可以將降低大陸的影響為優先考量尋求加入區域經濟整合,例如同時談判tpp、rcep創造被需求的條件,我們怎麼樣去槓桿臺灣的實力。第二個,訴諸臺灣在亞太地區投資、貿易及供應鏈的實力,善用apec網絡協助臺灣加入國際經濟整合,還有台美bit雙邊投資協議,其實這東西都有慢慢對加入tpp做準備。還有積極參與服務貿易協議(trade in services agreement;tisa),目前tisa有23個會員國,臺灣其實一開始就參與談判,這是我們的一個很好的機會。所以,臺灣加入的外部效益,tisa主要成員均為tpp會員國和有意洽簽fta/eca的會員國,如果我們能加入wto/tisa完成,fta/eca等於完成一半,在wto下的臺灣一開始就加入,我們有順勢的空間。相對來說談判當然會比較少一點,當然兩岸制度化協商還是很重要。
最近的太陽花學運,對我們服貿當然是一個影響,這政府到底有沒有溝通?其實是有的,為什麼?因為當初政府是始料未及,兩岸ecfa架構下其實有五個子協議,服貿、貨貿、爭端、解決,還有早收清單等等,所以主架構通過以後,次架構次子協議其實是一個很順理成章,所以可能始料未及。第一個,我們比較可能始料未及的是配套不足,事實上我們是編了900多億元基金,可能是一般人不太瞭解;同理心待加強,為什麼同理心?因為通常弱勢產業受到衝擊的人會叫得比較大聲,有優勢的人比較不會講,所以這是金融風暴以後我們的三中一青其實影響很大,中小企業、中低收入和年輕族群,還有提到m型社會的現實。執行力待改善,我們的兩岸監督條例監督機制,怎麼樣跟年輕人掛勾、和中小企業掛勾,就是說政府沒有提出來服貿協議怎麼讓年輕人與中小企業有感,比如說我們可以協助中小企業跨境行銷,讓年輕人搭上國際化列車,人才、資金、技術回流機制都很重要。短期策略就是說,可能落實經濟合作協定談判說明,在參加自由貿易合作協定的時候,其實我們都有談判前、談判中,跟談判後的透明化參與機制,談判後是一定要跟國會部門來報告,在我們談判前、談判中可以再積極一點跟社會溝通,將來可能衝擊力就比較小了。還有同理心、配套、執行力,跟中小企業、年輕人未來連結,其實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們要強調,我們要輸出我們的服務業,但是要「有計畫」的輸出服務業,讓我們年輕人,讓我們的中小企業可以搭上服貿、貨貿,甚至自由經濟列車,這樣政府很多的經濟政策說服力是較強的,如同我剛剛所講的泰國的餐廳、印度的瑜珈,其市場讓我們自由貿易的效益可以全民共享,包括中小企業、中南部都能受益。再來就是立法監督,加強執行力,還有新媒體的溝通,現在正是什麼臉書、line、ptt等社群網路,因為現在年輕人對話的平台可能不是用過去的看報紙啦,而是看這些東西,都有新的社群媒體,所以怎麼樣來做加強溝通,還有公民會議。中長期策略,剛剛提到就是說一定要產業升級轉型,若沒有產業升級轉型,簽再多的服貿協議、簽再多的fta,事實上都沒有辦法,只能勉勉強強維持你的市場。其他策略還有建立對大陸市場區隔,以及搭上歐美的再工業化列車。
最後一部分是,政府要如何確保兩岸經貿交流及加入區域經濟整合,不會影響臺灣的國家安全和經濟及文化自主性。參與經濟整合或簽署fta,為「互惠」、 「有捨有得」,但政府已有產業結構損害及維護經濟安全、國家安全及文化自主性的配套。這是我們的「因應貿易自由化產業調整支援方案」,其實政府都編包括產業升級啦、溝通協調、這些資金的融通、服務個別的輔導等不少經費,事實上已stand by在那裏。第二個,確保經濟安全,包括兩岸爭端解決,海基、海協會和ecfa架構協議,可以不要重覆投資像我們的led、太陽能,不要惡意挖角人才、不要惡意購併、不要侵犯智財權;第三方支付其實是中小企業將來很重要的出口工具,可以從福建擴散到..譬如說珠江三角、長三角,讓我們的pchome等第三方支付業者可以幫我們中小企業的有機商品、文創產品、3c產品也有機會去登陸突破行銷的障礙,讓貿易的利益就可以澤及中小企業。另外,還有網路遮蔽的排除。有能力國際化產業的回饋,就是說有些產業有能力國際化,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回饋,透過有計畫輸出「服務業」、「製造業」,透過人才、資金、技術回流機制,讓年輕人搭上國際化列車,整廠/整案輸出。但是沒有能力國際化的企業怎麼辦?我們可不可以做一些擴大觀光創造在地的就業,特別是我們一直在講,臺灣的mit精品自貿示範專區一定要在北、中、南、東設立,為什麼?讓觀光客可以享受到臺灣最好的mit產品,那這些產品事實上北中南東都會受惠的話,那我們就會有區域發展很好的意義。接下來是,規劃優質行程、擴大觀光及產業擴散效益、扶植地方特色產業、創造在地就業機會、維護生活品質。很多人講說:臺灣跟大陸區域經貿整合後,我們會不會對大陸越來越依賴?我答案是yes and no,為什麼?我們經濟轉型的策略,臺灣的製造業,過去以大陸為代工基地太過依賴!臺灣製造業未來除了代工優勢外,開始慢慢有些自由品牌的通路,產業主導規格可以對大陸建立技術障礙,我們的精密機械、工業電腦,這些都可以少量多樣,自行車有智財權,生技、新藥、醫材我們有認證,大陸比較沒有,這是我們的機會,利基ict。受法規保護產業:安全、安心、法規、智財權保護,這些我們的食品都是隱形冠軍,是我們可以對大陸建立的技術障礙。那服務業以大陸為市場,事實上是加強拓展。為什麼?大陸現在政府規劃加強內需,這是我們的機會,他內需現在可能大概差不多占gdp五成而已,還可以到六成、七成,裡面有20%的成長空間,臺灣可以利用大陸、東協的市場,怎麼樣發揮規模經濟,我們年輕人才會得到利基,不然你看周遭的服務業,都是什麼的服務業?都是早餐店美而美、手機、漢堡店、仲介店,我們人才需求是很低階可是我們十年來做什麼事?我們大學成長兩倍、碩士成長三倍、博士成長四倍,所以我們是怎麼樣?人才需求在這裡,人才供給是很高階的,博士做碩士的事情,碩士做大學的事情、大學做高中的事情,學歷嚴重貶值。臺灣一定要產業升級上來,當然有些教育政策稍微有點退出,這樣的話我們高階人力產業才會有機會。你看85度c,你看鼎泰豐、王品牛排,為什麼他們可以拿四、五萬?因為他慢慢以四、五萬元薪水請年輕人,因為他國際化需要語言人才、技術人才、r&d、品牌、法律、財務長,這些企業越大型化越國際化越連鎖加盟,他才有機會用到高階人力,我們年輕人才會有機會。 保障國家安全:公民會議、異中求同、凝聚共識。立法監督機制,臺灣其實是有兩岸協議監督機制,包括:網路、金融、人員滲透等。強化「國家安全審查機制」,目前政府有這個機制,涵蓋項目包括國防、軍事、科技、兩岸關係、外交等等,事實上這些影響評估都有,但是可以因為很多是假設的東西,所以我們還是要做的更嚴謹一點。維護文化的自主性:ecfa服貿協議文化內容對臺灣的放寬,這是一個很大的wto plus;遊戲產業改為內版審查,臺灣有遊戲產業到大陸去審了六個月,被視為外資,結果遊戲產業的生命只有兩個月,這一去就過時了,所以慢慢地臺灣改成內版審查,讓臺灣遊戲文化產業能到大陸設;文化部積極參與陸資來台「審查機制」的管控,發揮把關與監督作用;還有參酌文化多樣化公約精神,讓我們的文化也可以因主權維護而得到保障。這樣子的話包括經濟安全、國家安全、文化多樣性,可以比較確保的時候,老百姓支持這個服貿,支持區域整合,也會比較有說服力。以上簡報,謝謝!
 
發布日期:103-06-26

  • 相關檔案
    1. 北區會議紀錄引言報告
:::
開啟選單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