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手機版選單

:::

第一天(103.07.26)

列印圖示
議題二「兩岸經貿與台灣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策略」引言報告(中經院)
經貿國是會議全國大會會議紀錄
引言報告(二) 臺灣加入區域經貿整合與兩岸經貿策略
中經院王副院長健全:
大會各位主持人,林前副院長、江院長、毛副院長,還有各部會的長官、各位部會代表、各位媒體、各位網路的朋友,大家早。
那今天我也很榮幸來跟大家報告一下有關台灣加入區域整合還有兩岸企業貿易。我今天報告大概分為幾個部分,第一個是台灣與大陸區域經貿整合的整體策略;第二個是這個產業輔導,台灣面臨到這個區域整合的時候,可能會有一些衝擊,包括怎麼樣來輔導產業跟勞工權益的維護;再來是台灣因為加入區域經貿協會,會碰到一個變數就是大陸,所以整個區域整合現在為兩岸經貿的一個策略;第四個部分,是擔心我們經濟整個走太快的時候,跟大陸會有一點風險。怎麼樣在兼顧產業發展,跟我們風險的一個監督機制;第五個是強化經濟自主及維護文化主體性。       
第一個,台灣全球經貿的整合策略,因WTO的多邊談判,有點像是示威。在雙邊或是複邊國家,或多個國家談判,複邊的策略是一個主軸。歐洲開始有歐盟、北美有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在亞洲的部分,當然包括東協自由貿易協定,還有最近兩個比較重要的一個協定,一個是RCEP,大概是中國大陸主導的;一個是美國主導的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還有最近如火如荼的中日、中韓的FTA。這些不管在GDP,占的比率都非常高,三十幾%、三十二%,人口比率多,因此台灣面臨到許多邊緣化的風險。現在根據報導,目前APEC大概二十幾個會員國裡面,只有三個國家沒有加入TPP或RCEP,只有三個國家,哪三個國家?第一個,俄羅斯;第二個,台灣;第三個,PNG,就是巴布亞新幾內亞。台灣感覺上已經慢慢被邊緣化。再來是韓國,他們主要貿易對手、他的海外簽屬FTA的布局,大概有五十個國家。台灣大部分集中在中南美洲,以及大陸。但是,可以看出,我們的主要競爭對手,如果這麼強勢的時候,台灣不管在製造業、服務業,都無法觸及。
經貿整合的意義是為避免被邊緣化,特別是最近韓國非常的積極,連日本最保守的國家都開始積極,面對東協的協定,所以洽簽雙邊、複邊協議有他的必要性。台灣是一個小型的經濟體,開放與出口強化為GDP成長引擎,占我們的GDP一點四倍。事實上,出口是台灣最主要的動能所在。積極的意義,採取有利基礎建設、法規、投資的國際接軌,因為區域經貿整合越發達,FTA簽越多,經貿越發達,很多的基礎建設,以亞洲來看,最近很好的機場都跟他的經貿很好有關係,如新加坡的樟宜機場、韓國的仁川、香港的赤鱲角、中國大陸的浦東機場,我們的中正機場最近也開始改變。要投資需要法規的國際接軌,以及區域經貿整合的龐大市場,有利發揮規模經濟,加速產業升級轉型,比如說我們要發展製造業,必需要一個很大的市場,像ACER,他早期從美國、拉丁美洲、東南亞開始他的whole market;Asus也是一樣;HTC從歐洲開始,要開始發展品牌升級轉型,沒有一個本土市場是很難進行的。服務業還是一樣要國際化及較大市場演練,才能創造高階需求。因為台灣的服務業現在都是比較小型化,如早餐店、手機店、仲介業、水果店、餐飲業,這個區要不要很多高階人員?事實上是不需要的。他需要一些服務員、行政的總機櫃台、廚師,大概是這個樣子。除非企業將來大型化,像八十五度C、王品牛排、鼎泰豐、法藍瓷,這些開始慢慢國際化。台灣有三百家店、海外有四百家店,開始需要語言人才,如品牌、行銷、設計、通路人才;資金調度人才、法律人才;以及高階的一些勞工專家。這時候,高階人力的需求才有機會。從我們台灣訓練來的高階人力才會有用武之地。
很多人講說台灣將來可不可以不要靠出口,靠內需。台灣的機會就這樣,我們在1975年到1999年,我們的平均可支配所得增長11%;而我們的平均消費支出增長9%。可這十年來,2000年到2011年,我們的每人可支配所得平均數大致只有1%,我們的消費支出只有0.9%,照這個情況,台灣的人口沒有增加,所得沒有增加,我們的消費要靠自己本土市場,來可持續的自我發展,有一點困難。未來要靠兩個方向,一個是外人來消費觀光,帶動更多人;第二個是利用海外市場來發揮規模經濟,因為利用海外市場,使本土市場國際化,讓我們的企業可以國際化、連鎖化、大型化,我們的人才才會有機會。
參加區域整併面臨什麼問題呢?參加TPP因為要共識決,所以美國的態度是個關鍵。RCEP部分,因為申請加入RCEP須具備「東協FTA夥伴」或「東協外部經濟夥伴」,而且必須於RCEP 2015年完成談判後才會接受新的會員,所以台灣目前還沒有適用的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與成員國FTA之正式溝通平台有限,因為多數都不是邦交國,對產業也有影響,因為TPP是一個高品質的自由貿易協定,將來可能90%-95%以上都需要自由化,所以對台灣許多傳統的製造業、農業、服務業,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加入TPP/RCEP面臨的問題,特殊的政治環境的一些阻力,我們不排除是大陸的因素;另外台灣本身不像是東協自由貿易夥伴,本身就一直有很多自由貿易不斷在談,東協這些國家,每個國家都在談,但是台灣比較沒有類似的經驗,必需要有一些自由化、規條的經驗,加上相關的準備工作,才可以進行。
加強產業輔導還有勞工權益的維護,剛剛蕭前副總統就說,因為全球化以後有技術的產業比較吃香,比較沒有技術、沒有內容的產業因為沒有產業升級的能力,可能就會受損。我們怎麼有些經費來編列?包括振興輔導,政府編了700多億;體質的調整,150幾億;還有損害救濟大概75億。政府對產業升級輔導都有充分的準備。在產業輔導裡面,比如可能對受衝擊產業,工業局可以做一些監視;監測系統監測整個貿易的損害,屬於貿委會負責;還有進口的威脅,會有個小組來做一些輔導,包括產業認定,共通及個別的輔導措施。在經濟部裡面有產業輔導、升級跟他的融資貸款;勞動部包括技能的提升、認證,跟促進國人的就業,都有妥善的準備;再來是農業輔導,進口農產品、品質管控及相關檢疫,怎樣透過地產、標示創造有效的區隔,以及支持在地農業(地產地消)、維持食品安全及糧食安全;推動產業的升級轉型,發展在地產業。上次很多人講說,大陸簽了ECFA服貿後,大陸的美容業來台灣,會給台灣洗頭兼洗腦。這只有一種可能,大陸的美容師本身也有外科醫師的執照,要不然就是我們的教育沒有很成功,很容易就被煽動,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全球化以後,在地化始終是一個優勢。我舉一個故事,為何叫做全球在地化,可口可樂到北非推展可口可樂,他想說做幾個廣告,就可以把北非市場席捲,結果他在電視上做了三個廣告,左邊那個廣告,一個人在沙漠上奄奄一息;中間的廣告,他喝了可口可樂;右邊的廣告,他開始健步如飛。可是他不了解北非市場的特性,因為北非人看廣告不是從左往右看,是從右往左看。所以看出來是這個人在沙漠上健步如飛,喝了可口可樂之後,就掛在沙灘上。此說明,全球化以後,始終會有在地的優勢。如我們的康師傅,為什麼在大陸就是全球在地化?他開始我的麵,因為大陸那個時候勞工階級比較多,所以開始有比較多的麵生產,可以吃得比較飽。還有了解一下,大陸是東酸、西辣、南甜、北鹹,所以了解市場區隔,全球在地化。台灣當然有機會,為什麼我們不在地化?我們有我們的文創、地方特色、觀光、智財權、我們安心的保證,還有我們食品、農業的領域。這些都是台灣可以創造差異化,迎接挑戰的機會。特別是台灣經濟部推動三業四化,怎樣製造業服務化,提高附加價值;服務業科技化,讓我們更有效率;服務業國際化,讓我們可以擴大我們的規模經濟;傳統產業可以差異化來因應挑戰,這都是很重要的。還有中間企業,我們都會有一些比較好的國際優勢,不管在供應鏈、在品牌、在一些關鍵點上有優勢的產業,我們可以透過一些標竿的學習,輔導他的能力,藉機來提升我們許多中型企業的一些國際優勢。勞工權益的維護包括就業的媒合、基金的輔導、促進青年就業方案都是很重要的。
定位區域整合下台灣的經貿策略,第一個,我覺得很重要的是建立社會共識。剛剛蕭前副總統提到划船的故事,告訴我們社會是沒有共識的。再來是戰略規劃,有共識、有戰略規劃,行動跟執行力,還有自由貿易利益如何呢?雖然我們算是利大於弊,但是損害怎麼來配套、利益怎麼來共享?還有最後台灣不能光靠FTA。FTA絕對不是萬用丹,FTA還要配合產業升級才有機會。所以,第一個建立社會共識,出口、開放是台灣經濟永續成長的關鍵。通常小國稅率比較低,語言能力比較強。如荷蘭會四種語言;新加坡會四種語言;香港會三種語言。語言能力,小國比較強,因為要擋別人的市場,開放程度要越來越高。自由化有利成長的動能,還有教育是很重要的,要怎麼樣來凝聚共識。香港人來台灣想要學台灣的垃圾不落地,學不來。為什麼?因為香港樓層太高,光是等電梯就很恐怖,人很多。第二個香港人學不到,因為台灣從小學教育就開始說環保垃圾要分類,不分類是一個不酷的行為,台灣環保做得非常成功,香港人學不來。還有一個,丹麥從小學教育告訴你,廉潔很重要,所以做了很多廉潔的宣傳,所以到後來供應鏈是全世界最頂級的國家。FTA將來可不可以在教育裡面,開始就學到這些東西,凝聚共識。利害關係的參與很重要。我們要了解開放對我們是有利的。我們在第一波自由化1985年301條款、1988年開始有超級301、特別301,每次美國要我們開放市場,我們都開放了,但是我們沒有倒,我們成長得更快。第二波自由化是加入WTO,在2002年。我們有印象的是在金融風暴的那一年。第三波的自由化,ECFA、示範區,這些都是我們需要推動的東西。台灣是個小國,應該要開放。開放以後,會從容的調整,我們是壓不扁的玫瑰。
這是中區、南區會議中,大家談最多的部分,世代的對立、青年人對未來的憂心,以及企業對青年人的憂心。從這裡面看,三、四、五年級,就是四十幾歲到七十歲左右,是個top-down,是個父權式的社會。我們那時候有紀律,我們知道犧牲小我,成全大我。但是我們這代的七、八年級,大陸叫八0後的人,都是Millennial Generation,自我中心,什麼事都從自我觀點開始出發。這兩個意識形態其實是對立的。這些人(八0後的人)是在低所得、高房價,且是挫折感最大的一個族群。可又是網路使用科技使用最好、最容易發生的一個世代。這裡面的族群有很大的對立情況,但是我們可不可以放棄他們?不可以。在中區會議的時候,一位專家講了一句話:我們國家未來的走向,看看你們家裡的小孩在做什麼就可以知道了。你看看你,未來台灣怎麼走,你看看你們家裡的小孩在做什麼,就可以知道。我們必需要了解,台灣的未來要靠年輕人。沒有為年輕人打仗,彷彿我們的離開,事不關我們。我們應該利用新網路媒體,加強溝通平台,而且讓他們對政策有感,對未來發展有機會。我們要訓練他們,自我訓練、自我反省來加強他們的前途,做為他們的競爭力。這個是對青年人的憂心。
另外一個是企業對青年人的憂心。柴松林董事長,他是分區的召集人,他說,以前我們什麼都沒有,只有打拼為未來;現在年輕人是什麼都有,但是對未來,是沒有太多的憧憬。因為年輕人講說,我們的服貿、TPP、自由貿易區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怎麼跟未來、生涯規劃進行連結。就我們的海外就業輔導來說,台灣現在年輕人很可憐,我們的年輕人有兩三成想去大陸就業,但是他們又反服貿。我們用ECFA,讓我們的台資企業有效去大陸,他們在台資企業的聘用之下,其實反而更有機會。台灣在地就業輔導;創業、就業契機的困境;向上流動競爭和動能;企業社會的一些回饋,面臨一些問題。現在美國,也面臨同樣的問題。昨天看了一個新聞報導,美國現在失業率降到6.1%,可是年輕人沒有機會,因為現在企業都不聘新人。美國是靠不斷的跳槽、加薪。現在社會已經沒有向上流動,所以美國年輕人對未來不抱太多的希望,這就是告訴我們現在年輕人會氣而不服的地方。
產學合作部分,年輕人做了不符所用;製造業缺工,年輕人都跑服務業。我們幫年輕人擔重擔,但他們卻不懂我們的心。這裡面有很多,不管是世代、企業家跟年輕人妥協,怎樣互相建構構思未來的機會,我們只有年輕人有未來,我們社會才會有動能。戰略規劃,加入TPP/RCEP的組織規劃裡面,決策面,我們有行政院院長擔任召集人,行政院副院長擔任副召集人,還有經濟部協助協調、執行,還有對外的民間策略的有效監督,並由召集人做有效的溝通。行動方案跟執行力部分,對外談判和對內溝通,在韓國經驗來說,他把很多公協會放在同一棟大樓,不斷地蒐集意見,做為未來談判的底限,立法監督,行政、立法協調,還有政府對外遊說和溝通的機制。特別是我們在各部會都有配合駐外單位,包含政府單位、產業界、在台商會、駐台單位、國會;還有對內溝通,包括立法機關、一般民眾、媒體、學界、利害關係人。
自由貿易損害配套/利益共享部分,損害配套,政府配了九百多億元作為補助救濟基金。並且一旦受到衝擊,會有緊急的停止機制。另外是不是可以考慮貨貿將來可以得到哪些好處,可不可以由關稅降低利益的一定比率成立基金補助受損產業。利益怎麼樣的共享,包括整案/整廠輸出,以把核心技術人才留在台灣。怎樣協助年輕人搭上國際化列車?生態系統我這裡要提的是,我們過去國際化,逼迫我們製造業有50%在海外生產。甚至很多的手機,70%-80%在海外生產,所以大家會擔心空洞化。如果我們簽了服貿以後,我們會不會有更多的福利到大陸發展市場?但是會不會造成空洞化呢?我們要有計畫的輸出服務業,技術、人才、資金回流的生態系統,像泰國的餐廳為什麼可以這樣做,泰國的廚師在國內認證,送到海外看店給你融資補助,但是給你裝潢設計,但是有一個條件,你必須要百分之七十的食材設備從泰國出口,所以你的國際化實際上跟國內效益做連結。我們的服貿我們的投資怎麼連接呢?我們是可以在台灣比如說最近王品牛排、八十五度C,他們的市場都有意願跟台灣政府合作,希望在台灣客製化的訓練人才。然後有一個條件,我給你一點補助,我把這些人才送到海外當儲備幹部店長,讓年輕人有國際觀,有打破國內薪資停滯的一個機會,回台後,他就是人才搭上國際化列車。但是他們回來受訓、消費、度假,人才還是有流通。還有海外有成的企業,可以回臺上市上櫃,就會把資金匯回來,所以人才資金回流的一個很好的生態系統,我們就不擔心我們的產業空洞化,我們年輕人才會有機會。還有中小企業怎麼利用雲端科技、巨量資料等,協助中小企業突破行銷障礙。我們的中小企業也會搭上國際化服貿的列車。我們年輕人、中小企業才會更支持政府決策。
產業升級為什麼重要?自由貿易協定只能鞏固市場,產業升級才能強化競爭力及提高市占率。東協跟大陸簽了自由貿易協定以後,他的最大出口是畸形的,可是大陸出口的東西是階梯式的上升。告訴我們,只有產業升級,你的FTA才能加值才能具有競爭力。光靠FTA,只能維繫目前的市占率。
為什麼我們要更系統性地來推動政策工具,像第一個,我們除了貿易政策,還有產業政策,ECFA、服貿、貨貿,事實上有助於為TPP/RCEP打下基礎。那我們的自由經濟示範區是片面的自由化,示範、試點為加入TPP/RCEP做準備。然後我們的TPP/RCEP談判開放,事實上可以幫我們的產業振作服務,不管是三業四化/中堅企業,還有我們的產業創新條例。現在台灣在產業轉型的時候,比較沒有供需。我們應該做一些法規的鬆綁、創新的工具,剛剛龔副院長提到的私募基金、主權基金等等,讓我們有更多政府工具,來協助產業轉型,才能因應自由化的挑戰,然後才能因應開放機制的調整。接下來是兩岸經貿協議的監督機制,台灣對大陸夠不夠依賴?第一個,我們的出口占了百分之四十到大陸,我們的投資占了百分之六十在大陸,我們對大陸的貿易長期是超過將近千億美金。大陸觀光客對台灣的進銷也是很大。這表示大陸對我們的影響很大。
兩岸互動在區域經貿整合的重要性,台灣跟大陸互動會付出怎樣的代價。韓國跟歐盟簽了自由貿易協定以後,韓國在歐盟的出口已經開始止跌。台灣還會繼續在下去。韓國跟美國簽了FTA以後,韓國在美國市場是在上升的。台灣是在下降的。如果我們沒有跟大陸做一些合作的時候,台灣的市場會付出相關的代價。台灣怎樣參加區域互動並降低中國大陸的影響力?多元並進,這是很多與會代表,在籌備會議的時候,我們都有談到,要同時談判TPP、RCEP創造被需求的條件,槓桿兩岸資源。台灣在亞太地區的投資、貿易跟供應鏈的影響依賴,以說服周遭的國家,透過台美BIA做準備,積極參與「服務貿易協議」(TISA),這事實上台灣已經在WTO下談判,已經正式參加,而且這些會員國很多是台灣有意洽簽FTA/ECA的對象。所以,台灣完成TISA等於FTA已經完成一半。這事實上對台灣是好的。沒有辦法排除大陸因素的時候,兩岸的貿易應該怎麼做?ECFA服貿協議是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因為過去服貿政府不是不想溝通,事實上是2010年1月1號我們簽了ECFA的主協議,所有的貨貿、服貿等都是一個次協議。所以想說主協議已經通過了,次協議應該是順理成章的通過。那個時候是始料未及。所以走入公協會這種小門。接下來行政院成立的所有青年部團,也是朝這方向來走,配套加強,然後同理心待加強,因為全世界區貿整合以後,全世界都有兩極化、M型化,全世界都有這種現象,影響比較大的,如中小企業、中南部、中低收入戶跟年輕族群的希望工程很重要。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加速通過,和年輕人、中小企業的連結,我們要協助中小企業跨境行銷,協助年輕人搭上國際化列車。我們短期重要的策略,落實經濟合作協定談判說明及溝通作業要點,於談判前、談判中怎樣有些參與機制讓立法院跟利害關係人更容易知道,短期策略包含配套、執行力,跟中小企業、年輕人未來連結。其中,中小企業用雲端、第三方支付協助中小企業跨境行銷;年輕族群有計畫輸出服務業。立法監督,加速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通過,媒體的溝通。中長期策略包括產業升級,尤其是我們一些新的工具、建立對大陸市場區隔跟搭上歐美的再工業化列車。
這個部分是強化經濟自主及維護文化主體性,一、確保經濟安全,兩岸爭端解決,第一個我們兩岸談判可以不重複投資、不要惡意挖角、不惡意購併、不侵犯智慧財產權、網路遮蔽的排除;共同研發、發展品牌、擴大試點合作。有能力國際化的企業,應該回饋,有計畫的輸出「服務業」跟「製造業」,跟國內的經濟做一個連結。不易走出去產業,就業機會的保障,擴大觀光效益創造在地就業,我們的觀光客愈來愈多,2007年我們的鳳梨酥只賣了20億元,到了2011年的時候我們的鳳梨酥只賣了250億元,所以告訴你觀光的效益是很大的。但是我們怎樣讓優質行程擴大,例如到泰國去,有很多的地目劇場、人妖秀,到韓國去看亂黨秀,在台灣,我們的雲門舞集、明華園,我們的原住民舞蹈,怎麼沒有一個地目劇場來宣導我們的文化,創造很多的消費。我們的MIT名媛城是設在大陸,但我們可不可以北中南東設我們的MIT名媛城,有效的推動MIT相關的伴手禮、IC產品、文創產品,此都可以創造在地的就業機會。另外還有降低大陸的磁吸效應。這裡是兩岸科技,大陸是一個垂直整合,另外一個台灣是分工整合。PC的宏碁、華碩、聯想;手機的HTC、小米、中興、華為;IC設計的聯發科、海思;光學的大立光、歐菲光;LED的晶電、億光、三安光電,說明兩岸之間已經慢慢從過去的合作,轉向競爭。台灣是在大國旁邊的小國,要如何生存?芬蘭是在俄羅斯旁邊,他做手機,有效的區隔;荷蘭物流、農業生技、花卉,有效區隔。台灣應一方面跟大陸合作,一方面還是要建立一些技術障礙。台灣如何和大陸區隔?台灣有什麼優勢?台灣有少量多樣/客製化,如工業電腦、精密機械/工具機;智慧財產權,如自行車、生技新藥;國際認證,因為大陸太大,缺乏國際認證,如醫療器材、航太零組件;消費者保護的安全關係,如食品、農業、產地標示。我們除了跟大陸合作,還要跟大陸建立有效的市場區隔。如此台灣才不會被大陸邊緣化。很多人問我,我們跟大陸簽了自由化貿易區後,我們會不會對大陸更依賴?如果以製造業來說,大陸的代工進步,我們談不贏他;但服務業台灣還是有機會。因為台灣過去把大陸當作代工的基地,大陸在轉型,台灣也面臨到一些衝擊。未來我們在代工品牌策略,還有怎樣建立技術上門檻,還要透過安全安心法規、智慧財產權,跟大陸做有效區隔。但服務業,台灣對大陸非常依賴,我們的最終品牌在大陸市場,還是比較少。我們的服務業登錄還有機會。因為大陸現在的服務業占GDP只有五成,將來到六成還有很大的空間。大陸要從出口導向轉內需,台灣是有機會的,用大陸本土市場讓我們的服務業可以升級轉型,並搭上國際化列車。還有大陸觀光客一條龍的破解,因為大陸跟台灣是談判的不對等,大陸十三億人口只有兩百個旅行社,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我們有一千多家旅行社,所以談判是一個寡占不對等。大陸在攬客以後,開始用低團費、甚至零團費,從遊覽車、景點、購物、餐廳、住宿等,這個叫一條龍垂直整合。他利用購物、退傭,包括茶葉、鑽石、珊瑚、大理石、精品、鳳梨酥等賺錢,退傭比例高達百分之五十、六十、七十。從退傭中得到好處,但因為價格低,產生很多購物糾紛;價格低,所以台灣很多優質的東西沒辦法出現,形成很大的問題。這裡面有提到一個,降低海基海協會的談判不對等的情況,然後,若由財政部針對接待陸團客較大比例藝品店站崗3個月,會了解店家有沒有開發票,他的進項跟銷項的成本,讓旅行社沒辦法高額的退傭。如此一條龍便可慢慢破掉。業者在這邊提了很多的建議。與會代表很多人建議我們應該建立風險白皮書,及建立風險管理意識。
最後是維護文化自主性,包括文化影響評估,降低全球化對台灣文化的衝擊;強化文化部參與陸資文化相關事業來台的「審查機制」;參酌文化多樣化公約精神,落實文化主權維護;建立文創產業「資產管理交易」之法規機制與稅制,利用文化產業吸引交易、集資及吸引人才、資金與技術。
以上簡報請各位貴賓指正,謝謝! 
 
 
發布日期:103-07-27

  • 相關檔案
    1. 103.07.26 議題二「兩岸經貿與台灣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策略」引言報告(中經院)(草案)
:::
開啟選單 關閉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