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選單

:::

103.07.12「經貿國是會議」東區會議發言逐字稿(第一場次議題二)

列印圖示
經貿國是會議東區會議第一場發言紀錄
議題二、臺灣加入區域經貿整合與兩岸經貿策略議題分組
103年7月12日
壹、   現場發言
一、夏黎明(財團法人東台灣研究會召集人)
兩位主持人,各位與會貴賓,今天想跟大家談的是青年創業在花東,我是東台灣研究會召集人夏黎明,我們知道花東的區位條件不佳,工業化跟都市化程度偏低,長期人口外移,社經體質偏弱,不僅缺乏大型產業亦即對台灣經濟貢獻良多的中小企業在花東也是非常少,當年李登輝時代力推產業東移政策,結果只有高污染的水泥業到花蓮來,其他西部的工廠寧願到大陸去,也很少到花蓮來,那麼面對全球化時代,花東的挑戰更是嚴苛。如同剛才龔副院長的演講,全球資本主義的競爭加劇,贏者全拿,對在地的企業還有在地的社區文化衝擊越是明顯,所以我們在花東不管是要引進全球的企業、兩岸資本或者是大型的企業到花東來的可能性,其實是非常非常的有限,我們更了解到這樣的一個大型企業來到東部,對花東的一個社經的衝擊絕對遠大於台灣西部,因此與其我們在花東努力的委屈求"有"的用心,吸引大型的資本進入增加就業機會,不如認真思考,我們如何提出有效的政策,協助花東的青年創業。相較於台灣的西部來講,特別是大都會地區,在花東創業的門檻相對的低,不管是開咖啡店、個性商店、在地餐飲、民宿、生態文化導遊、務農、手感加工商品、創意設計等等,花東的經營成本相對較低,競爭者較少,那麼網路工具其實可以相當程度連結全台的消費端,彌補在地消費的不足,剛才龔副院長提到發揮在地經濟特色,創造附加價值,其實這正是花東的強項。或許因為區位不利,花東開發的步調一直未能跟上台灣主流的社經發展,反而保有更豐富的在地特色,加上多元的族群文化,這些對都會而言,創造一個遙遠他方的一個地理想像,絕對有利於微型創業的經營在地特色,所以面對全球化,大概可以兩條路,一個是跟全球資本主義的生產鏈掛勾,第二個就是全球在地化,發揮台灣東部的在地經濟特色,所以與其把大量的資金投入移入產業增加就業機會,不如在政策上鼓勵各種創業的方案,我們知道經濟部和國發會,其實就是很多青年創業的方案在進行,我們希望透過這些政策上的推動,協助返鄉的青年,或是嚮往花東生活的年輕朋友移往花東,提供台灣東部的一個創業的機會,對於打造台灣東部作為一個優質的生活大縣,會是很大的一個動能,謝謝。
 
二、洪翠(台東荒野保護協會)
大家好,我是台東荒野保護協會的代表,那我今天主要是想針對剛剛王副院長,有提到的兩個部分想跟大家做討論,一個部分是關於台灣貿易的自由化,對於台灣的社會跟經濟是否真的是有所幫助,第二個問題是,在我們推動自經區之後,他是否對於農業的加持是真的有幫助呢?我想就這兩個部分做討論,因為時間有限我想先就第一個部分先提問,我們貿易自由化之後,剛剛看到的數據是說,在三波的一個貿易自由化之後其實台灣的GDP都有明顯的成長,可是其實從我自己個人的經驗來講,台灣在2000年加入WTO之後,每一次的一個自由貿易化之後,它帶來的是一個更高的失業率,這個在第一份簡報裡面其實有提到,然後當高的一個gdp跟高失業率,我們可以想像到他其實造成的就是一個所謂的貧富差距,那貧富差距也可以想像到,它其實對於整個台灣的一個社會安全上其實有一個一定的影響性,所以我想請問,在場可能有權力去做相關決策的人,就是我們怎麼去看待再一次的一個自由化下,可能會對我們造成的貧富差距、失業率以及對社會安全的影響,再來就是我們對於這些可能的影響我們的因應是什麼?然後目前的一個所有的政府的評估報告裡面,我們有沒有辦法可以去回應前面提到的這些問題,另外在我們看到的一個為了要去維護經濟安全、國家安全及文化自主性的相關配套方法當中,其實這些方法我想在場的各位,都不算陌生,可是在我們過去的經驗裡面,我們可以清楚的看見說,這些配套對於政策影響,會受這些政策影響的族群其實是無感的。我也想請教,在場的有能力做決策的大家,我們要怎麼去確保說,當真的貿易自由化之後的一個調整之後,他的這一個因應方案,他可以不同於過去,然後真正能夠對於這些受影響的族群有所助益,最後就是,台灣現在不管是從虛擬的店鋪到實體的店鋪,其實我們都可以看到有非常多的一個中國因素在裡頭,然後在一個台灣跟中國的一個語言文化相近的情況下,服務業開放之後,這樣的一個服務業,對我們來講是替代的影響還是取代的影響,然後今天其實在花東非常多的觀光業,它背後的投資其實都是陸資一條龍,所以這樣的一個經濟助益,到底是真的幫助到台灣,還是幫助到了中國,這件事情我覺得是可以去進一步去討論的,謝謝大家。
 
三、高銘村(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經濟處研究委員)
兩位共同主持人及各位貴賓,大家好,陸委會研究委員高銘村第一次發言,我想一開始與大家分享我個人的故事,我弟弟是大學教授,大家都很清楚,目前台灣的學術文化專業交流頻繁密切,有一年,他應邀到大陸擔任客座,他行前問我怎樣才好?我跟他說你就,你就按照自己的風格、特色、特質,來面對你的大陸學生,因為我弟弟的修課方式,是比較活潑跟學生有互動的模式,果然後來真的效果很好,到目前為止仍有很多陸生跟他保持連繫,我以這個例子,是要跟大家分享我的感想跟概念,其實我們真的不要怕競爭,不管是我們過去,或是他們過來;而兩岸簽署服貿協議最主要就是幫助我們約100萬在大陸的台商朋友,在大陸市場,先搶得一個好的位置與先機,同時希望吸引到,外資前來台灣投資。今天有許多學者、專家,也提出一個警示,年底的時候,可能韓國跟中國大陸將簽署自由貿易協定,以韓國的出口內容跟項目,將跟我們台灣是那麼近似,加以韓國是我們主要競爭對手的情況之下,如果我們沒有搶得商機的話,對我們的一個產業發展將有很大的衝擊。之前媒體曾報導,可能我們每天會損失20億美元,在這樣的嚴重影響,我們用簡單的一個比喻來形容好了,就像大風吹,您是要成為已經搶得位置,坐在那裡的人呢,還是成為站在旁邊,眼巴巴看著人家坐好位子的那一個人?我想這個答案在大家心目中應該都已經非常清楚了。在此希望能得到各位前輩先進的支持,將今天意見列為共同意見,我們共同呼籲立法院,儘速審議通過兩岸服貿協議,這才是真正照顧我們台商、愛護我們台商、維護我們台商權益的具體作為,以上謝謝。
 
四、許麗慧(文化部參事)
(一)政府規劃經貿交流,除預測其經濟效益外,並預估可能的負面影響,防範負面影響於未然。(二)我將以出版與印刷業為例,說明政府面對經貿交流與經貿整合的趨勢下,如何避免負面的影響。1.出版業:文化部是出版業的主管機關,文化部重視我國的出版業的發展,也深知兩岸出版環境及法制的差異,這次服貿協議不開放出版業。2.印刷業:印刷業的主管機關是經濟部,雖然開放陸資,審查作業卻非常嚴格,每一個投資個案都需要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審查,文化部的次長是投資審議委員會的委員,參加個案審查。審查有兩個重要原則:(1) 第一個原則是限制陸資只能投資現已設立的台灣印刷業,不能新設印刷業。(2)第二個原則是陸資投資的個案,如果有寡佔或壟斷的地位,或在政治、社會、文化上有影響國家安全虞慮,文化部會與經濟部會商合作,限制與禁止陸資。以上是審查的嚴格把關。審查通過以後,事後也有二個嚴格稽核的作法:第一個作法是如果發現這個陸資的印刷業涉有兼營出版業的情形,主管機關得依法裁罰並且廢止投資許可。第二個作法是,如果發現投資的印刷業有不當競爭,例如用低價競爭,造成壟斷或寡佔,影響了其他業者的經營,主管機關可依法裁罰,並且廢止投資許可。以上是我舉出版業與印刷業,來說明面對世界經貿交流與整合的趨勢下,政府步步為營,避免負面影響的作法,給大家參考。
 
五、黃建中(花蓮縣進出口商業同業公會榮譽理事長)
國土規劃方面,建議制定使用規範法規,國有土地地目17等則以上土地,建議如下:(一)經濟部開發、租售、產業投資。(二)產業公司申請用地,於法規規範下指導自行開發。(三)地類適用開發辦法:丘陵地、沼澤地、旱荒地、園地、良田、水產養殖地,開放標售,指導監督開發成為有用產業用地,創造國家競爭力,國家有稅收,勞方有就業機會。
 
六、黃振德(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企劃處副處長)
(一)面對經貿全球化與自由化,必須協助農業部門積極進行轉型、升級與結構調整措施,並透過諮商談判爭取農業調適空間;同時,不只是防禦性措施,更應掌握此一契機,加強創新加值與產業升級,積極推動新價值鏈農業,以提升台灣農業之國際競爭力。(二)因應加入「泛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議(RCEP)」等區域經貿整合,農委會已由幾個方向規劃相關因應措施:1.推動農業加值,拓展國際市場;2.促進地產地消,建立市場區隔;3.加速結構調整,發揮產業與資源綜效;4.規劃實施直接給付,保障農民所得;5.強化檢疫檢驗,維護優質環境。並運用受進口損害救助基金進行產業調整。(三)例如在促進地產地消方面:1.擴大推廣優質安全國產農產品;加強農產品認驗證制度;運用食品雲及農業雲,建立從農場到餐桌的追溯機制,以凸顯在地農產生鮮優勢。2.推動國產與進口產品分流管理;透過立法予以規範,或運用酵素檢定,微量元素分析等技術及地理標章之機制,區分國產與進口豬肉、雞肉、稻米、茶葉等。3.強化國產品牌與行銷:輔導專業農民成立微型農企業,推動農夫市場、加強網路行銷及食農教育等。
 
七、梁愛迪(花蓮縣觀光旅館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
主席、各位賓客大家好、我是花蓮縣觀光旅館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梁愛迪,代表我們觀光旅館商業業界第一次發言,覺得剛才王副院長的簡報時間規劃非常好,內容也非常好,很可惜就是說沒有繼續講完,所以我才特別拋出這個發言單,因為他接下來講的是我想要聽的,跟花蓮觀光業界有關係,其實花蓮休閒觀光業界裡面,有非常多非常好的Know How,其實可以就像王副院長講的,像我們這樣不容易出走的產業,政府未來可以好好去扶植我們這些在地特色的產業,然後研究怎麼可以讓我們有能力去輸出到台灣以外的地方,是否政府應該整合在地產業為一旗艦團隊,一起將產業Know How行銷到國外。
 
八、邱昌嶽(內政部常務次長)
自由經濟是現在世界各國賴以生存發展必須努力的目標,台灣經濟發展向來都是以貿易為主,因此自由化絕對有利國家的經濟發展。針對目前政府推動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及「自由經濟示範區」政策,內政部就主管之業務說明如下:(一)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部分:涉及本部主管產業包括陸方及我方均開放的「營造服務業」及「殯葬服務業」2項(另外,陸方單方開放了「建築設計服務業」及「房地產服務業」2項)本次開放的產業就我方而言是利大於弊,機會大於挑戰。說明如下:1.營造服務業開放內容:(1)本次我方僅開放陸資在台灣以合資形式設立商業據點,並訂有陸資總持股比例不超過12%且不具控制力,陸方則同意我方業者,在大陸投資設立的獨資建築業企業按照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承諾承攬合營建設項目時,不受建設項目的合營方頭資比例限制。(2)如以營造產值統計來說,我國營造業101年統計生產總額約為新台幣5,750億9,100萬元;至於陸方,101年海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約高達1,500億美元,營造產業規模已經成為全球第一。加上我國國內營要業廠商規模較小,現階段國內營造市場已呈現飽和狀態,因此赴陸投資將有商機與利益。2.殯葬館及火化場開放內容:(1)本次我方殯葬業僅開放陸方以獨資或合資形式設立「殯儀館及火化場」;陸方則允許台灣殯葬業者在大陸以獨資或合資等方式,投資並經營除具有火化功能的殯儀館以外的殯儀悼念和骨灰安葬設施。(2)台灣目前每年死亡人口數約15萬人,預估至2051年之後將逐年降低。相對於大陸年死亡人數約800萬人,其市場規模約為台灣50倍以上,估計開放後可造就臺商在大陸龐大商機,避免業者因台灣市場趨近飽和相互衍生非正常競爭手段,影響自身企業體質。(二)自由經濟示範區部分:第一階段於102年8月啟動,本部已經在102年底前完成「非都市土地開發審議作業規範」等五項行政法規的修訂作業,並邀請相關公會舉辦座談會;第二階段則於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立法通過後啟動。其中涉及本部業務包含:1.研擬大陸人士來臺商務居留規範:本項措施主要事讓從事與示範事業相關商務或專業活動的大陸專業技術或白領管理人員,生活上更加便利,以增加陸資投資示範區的誘因,但未改變其來臺活動或服務的本質,不會有假投資真移民情況發生。2.開放法人建築服務業之投資限制:未來示範區將鬆綁建築師事務所的設立型態,讓法人事務所可在國內萌芽,並開放外國建築師或外國建築師事務所可以投資法人建築師事務所,引入為國資金及技術,這樣可以讓國內制度與國際接軌,提升臺灣建築設計的國際競爭力。3.嚴格把關新訂或變更都市計畫之審議:示範區如果有涉及新訂或變更都市計畫或區域計畫,雖有較便捷彈性的處理方式,但本部在審查時,都會循現有法規機制處理,做好審查、把關的角色,不會因而影響專業審查。經濟自由化是臺灣無法迴避的課提,而服貿計示範區政策就是讓臺灣能順利接軌國際自由經濟的策略,如果能推動成功將為臺灣經濟創造下一個高峯,希望各位都能支持政府目前推動的經濟自由化政策,謝謝。
 
九、林秀慧(台灣世界展望會資深專員)
大家好!台灣世界展望會代表發言,我有四個重點,因為我們是社會福利機構,我們可以瞭解經濟發展跟家庭福祉跟社會福利,它們其實是不可切割的,不然整個國家來講,他的經濟發展會有收入,可是家庭如果破碎,也不是我們大家所樂見的。但我們在工作的經驗裡頭,我們發現其實我們都知道教育脫貧本來是一個很重要的路徑,但今天誠如早上的專題也有提到,青年其實受很高的教育,他的就業市場狀況可能也不佳,我們在工作中發現有一個困難,就是說我們開始想培育青少年就業,但是偏鄉,特別是弱勢的青少年,他們若要就業訓練,他們必須往都市走,他們到都市的一個非常大的困難,就是他們沒有一個居住的場地,他沒有生活的準備金,我們極希望政府可以協助這一塊,不再只是提供就業訓練,這一塊政府已經提供很多了,但他們需要的是住宿,一個安全,一個可以好好專心學習的機會,可能三五年的時間給他們,否則他們輟學所帶來的結果影響一輩子,對社會可能就形成問題,所以在青少年的就業上,我希望可以提供居住與生活預備金的協助。第二就是對比較偏鄉弱勢的婦女,我們都知道國內少子化的趨勢,這是因為全職的婦女她不敢在就業的同時考慮生育,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她覺得整個環境對她沒有所謂的妥善的配套措施,但對這些經濟弱勢的婦女,我們當然也希望他們能夠進入就業市場,他們能為社會盡一份心力,所以怎樣幫助他們在接受職業媒合跟訓練同時,可以兼顧她子女的照顧。其實從全國數據看起來,在育齡婦女當中,經濟弱勢的婦女,生育率高於全國的平均值,他們的生育率很高,可是他們實際上社會的負擔也重,他們沒有機會投入就業市場,因為沒有相關的配套,政府能不能在這一方面做一些努力,不管是將來怎樣跟大陸的交流,希望這些經濟弱勢家庭中的婦女的就業配套和權益可以受保障,其家中兒少也間接受到照顧。第三個是對於高齡的老人,今天早上的專題也有提到,有可能大陸來投資照顧安養的一些事業,但我們還是得留意,對於那些經濟弱勢的的老人,現在獨居老人很多,如果大陸的投資進來以後,台資陸資的共同合作,但會不會讓我們的老人,特別是獨居或是說經濟弱勢的老人,他卻變成無處安養的困境,我們的經濟弱勢老人會不會成為被犧牲的那一群。第四個就是說,我們現在也在努力,我們知道就是說很多ngo跟很多公益企業合作所謂的社會企業,做很多的社區產業,所以這些剛剛起步剛剛發展得很好的,不管是有機農業,還是剛剛也提到的社區產業,很多生態觀光產業,但他們很小,不是大企業所做的規模,那我們要保障這些小小的ngo,特別是ngo和企業合作的這些小小的產業,讓它們可以活下來。我們是希望說在兩岸前交流的前提下,不要因為競爭關係,把這些才剛長出來的小小的社會產業或社會企業,或ngo等有機體,讓它消失,我們需要相對的保障機制,謝謝。
 
十、陳玉村(花蓮縣總工會理事長)
兩位主持人,各位教授,各位先進,我是花蓮縣總工會理事長陳玉村,我說台語比較流利,不好意思。我們政府如果要輔導勞工去大陸及國外就業,那我們本國的勞工呢?我們拜託政府要多注意這點。第二點,就是這些勞工前輩,為什麼決定這樣,就是我們的政府沒有好好的去承擔,那拜託,我們這些教授儘量對勞工宣導,我們勞工沒有反對服貿的意思,我們若沒有參加服貿,絕對無法進入大陸,提升國際競爭力,我們勞工知道,但是這個政府絕對要讓勞工詳細瞭解,為什麼要參加這個服貿?這樣才不會產生抗爭,不會有立法院,行政院的佔領事情發生,對國家也不好,是不是這樣呢?再來,就是說趁這個機會,我要說的就是:我們的這個農、漁、畜牧產業及民生物品,以蒜頭為例來講,在本地很便宜,為什麼到了市場卻很貴,我們勞工買不起,拜託政府重視這個問題,趁這次機會跟各位分享,謝謝!
 
十一、梁愛迪(花蓮縣觀光旅館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
早在很多年前我已經聽到我們已經被邊緣化了,但到現在都還在講這個議題,所以我不知道說政府在推展方面,是否要運用好的方式,怎麼樣讓這個結趕快打開。另外,中央及地方政府應重視政策的延續,還有應減少藍綠內耗!對於現今社會的教育問題非常嚴重,應立即重視教育再造。最後值得再提的是都還在台面下的政府貪污問題!
 
十二、林薛華(美崙建設公司董事長)
主席,我在這裡要做一個報告,我姓林,我是花蓮美崙建設,我覺得,我們國家的土地政策跟不上社會進步的腳步,法規跟政策常常造成投資開發的阻礙,尤其是我們的對號窗口,行政效率跟裁量都非常的緩慢,造成社會成本的增加跟投資者資源的消耗,其中是我們國有財產局,還有我們的農業局和水利會,這些單位現有法規常常跟投資開發產生碰撞,問題存在後,人民的申訴,請求跟訴願,都曠日廢時,我是期盼未來能有一個改善的空間,那再來就是,我們說要在地、要生根、要生存、要發展,花蓮是一個以觀光做為縣政發展主軸的城市,而觀光是一個多元元素的組合,但是多年以來我們花蓮這些在地人的生活、就業產業’未來願景,都跟縣政的政策跟中央的支援補助有極大個關係,尤其花蓮這個地方,需要的基礎建設很多,在交通、公共設施、未來城市規劃美化、地方特色跟人文宣導、觀光產業的一個升級,都很需要上級給我們重視,我們知道花蓮的鄉親尤其年輕人,他們為了生活離鄉背井到外地打拼…,家裡只留老人跟小孩,沒辦法…為了生活,為了找一口飯吃一個生存的機會,然後就把小孩留給阿嬤,隔代的教育,也產生了許多問題…相對的,花蓮就留一些老人跟小孩,這個城市,都是老人跟小孩,請問它的活力何在?這個城市的活力不再,當然他的成長就緩慢了,這樣一個不斷的惡性循環造成我們花蓮一直就是落後的後山,很多的觀光客認為花蓮很美,很多地方都保有它的原始風貌,他們不知道花蓮人其實生活的很辛苦,很需要一些幫助來讓花蓮發光發熱,在有限的資源下,我們認真努力,也想為台灣盡一份心力…爭取一些能夠為臺灣服務的機會,希望中央能給我們一點點幫忙,謝謝。
 
十三、洪翠苹(台東荒野保護協會)
你好,我是台東荒野保護協會代表,第二次發言。我現在想要來討論的是有關農業加值的部分,也就是大家一直在談自經區的問題,就是剛剛其實有去提到說台灣有2300萬人口,其實2300萬人口聽起來是一個農業市場非常有限的地方,我們也知道說在這樣一個有限的市場裡面,其實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只有百分之三十,然後我們也知道,其實台灣的農地在一個住宅和工業的分食底下,其實剩下的農地要自給自足是有困難的,所以我想請教的是說我們一直在談說我們有貿易的需求,但是從我們的糧食自給率和農地有限制性下,我們怎麼去看待我們有貿易上的需求這件事情,這件事情是不是跟馬政府所宣示的一個提高糧食自給率是背道而馳的。再來是說,在一個糧食自給率的基礎之上,我們的一個農業政策它是不是應該是先從,去確保台灣的一個農民農產,鼓勵農業的新血加入以及釋出一個農地提供農作為一個優先順位,再來也想請教一下,在現有的一個農業生產國家當中,有哪一個國家是以零關稅就讓農產品加入的,因為這對我們現在希望採用的零關稅直接一次到位的一個政策底下,這件事情我覺得是蠻好奇的。再來是說想請教,現有的一個農業產值當中有多少農產品作為加工使用,在一個農產有限的情況之下農業加值,加值的是一個農業還是加工業,那造福的是所謂有能力成立一家工業的人,還是這些正在從事農產勞作的一個農民,在一個農業人力老化的情況下,新一代的農民數量其實是追趕不上目前所需要的一個勞動力,所以假設說我們一味的希望,追求一個成本較低的原料的狀況下,其實在未來有沒有可能我們在這樣的一個思維底下,我們會有新一波需要引進農業外勞的問題產生。再來是如果國外的農產品原料,就是將來是可以進口的,我們要怎麼去做到一個產銷履歷的部分,然後另外我們要怎麼明確去做到管制農產品所生產的一個管制食品是可以全部外銷的,而不會有內銷的問題。再來是加工之後,用一個mit的一個內外銷,那消費者他的一個食品安全要如何照顧,謝謝大家。
 
十四、黃振德(行政院農委會企劃處副處長)
由於剛剛有代表對示範區農業加值有些許誤解,在此做一點說明。示範區農業加值政策與自由化開放是不同的,而是因應經貿自由化的避險策略,是要透過農業加值提升台灣農業競爭力,並將國外輸入原料加值再出口,是對我農民有利的政策。至於是否會影響糧食自給率問題,透過農業加值,國內農業可以繼續發展,加上我第一次發言說明的促進地產地消政策,可以確保國內市場。而代表所關心未來農業人力來源的問題,也正是農委會推動農業加值的原因之一,本會希望能建構新農業,才能吸引青年加入農業的行列。
 
十五、彭信坤(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我今天到這裡來聽,因為我本身是台東人,也是花蓮的女婿,大學以前都是在花東長大,所以其實我對花東的狀況還滿了解,家裡現在還在種田,所以我們同仁要我去了解比較偏遠地區,這個對區域經貿的一個反應,再加上我在台大也教了20年的經濟、區域經濟,所以我最近幾年開始會稍微提供一些政策的協助,也參與政府TPP,RCEP的相關討論,我的感覺基本上現在不是說要不要加入的問題,而是,要如何去因應的問題,我想剛才像主婦聯盟代表最關心的問題,其實,比如說,自由化,貧富差距惡化,這其實是一個全球化下無可避免之現象,也是我們必須嚴肅正視的問題,但是我們現在就是去想要如何改善,最近,國內外注意到一個法國的經濟學家叫皮凱提(Thomas Piketty),他把全世界各個國家貧富差距的惡化作比較,你只要看那個資料你會發現,台灣其實相對是好的,美國、大陸、韓國及歐洲有些國家更嚴重,所以現在全世界經濟學家都在思考、研究,怎樣去避免這事情惡化,而進一步去改善,目前還沒有答案,因為這都要跨國合作才有辦法做到。第二個問題,剛才有代表談到說我們糧食自主率30很低,在各種場合都說明,說我們的糧食自主率只有30~40,我說我家種田的,種到現在還在種,可以回答你這問題,為什麼?因為他糧食自主率的算法怎麼算,我建議農委會的以後有機會要去為政策辯護,就是說糧食自主率是把稻米、黃豆、小麥、玉米全算進去,其實我們台灣所有的田,包括種黃豆、小麥、玉米都沒有好的天然環境,我們現在要種也沒辦法與國外競爭,所以糧食自主率的算法要更精準,例如說其實像黃豆、玉米、小麥根本台灣沒辦法跟國外競爭,所以這一部分假設用稻米來算的話,我們糧食自主率應足夠。至於服務業,我們最近也在很多場合碰到服務業,其實我跟各位鄉親說,大家要有信心,其實我們服務品質還不錯,我們不要怕競爭,我舉很簡單的兩個例子,大陸那個大s她的婆家做的「俏江南」,很有雄心壯志想要從台北到高雄各個大都市都要開,但是現在連台北那家都難以競爭,另外一個北平餐廳「餉撈滿」,也沒辦法與附近之台灣餐館競爭,其實台灣的服務業是有競爭力的。最近碰到很多國外之學者朋友來台灣開會,他們台灣繞一圈,回去以後我問他們說,你對台灣印象最深是什麼?他說印象最深的是花蓮台東的風景,是這麼的漂亮,我去過夏威夷幾次,我覺得花蓮其實不輸夏威夷,大家要有信心,祇要把這個品質做好,不怕沒有觀光客。我覺得花東的觀光業主要的問題是,暑假寒假非常好,但平常沒什麼生意,所以要想辦法,進用專業人員,把這裡的觀光、旅遊及餐飲業的生意做好,我覺得花東還是有很好的機會,我還是鼓勵大家不要怕,不要怕競爭,開放無可避免地需面對外來之競爭,但競爭會讓我們體質增強,也會把我們的長處、優點行銷出去,謝謝。
 
十六、陳耀德(宜蘭縣不動產開發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
我是宜蘭縣不動產開發商業公會理事長,聽說大陸可以在台灣投資房地產,目前有聽說透過港資來我們台灣購置台灣的房地產,是不是有這回事?另外一點就是說大陸現在透過香港來我們台灣形成一條龍,所謂的一條龍就是說,你旅館業、還有餐廳業,還有那個遊覽車都是坐他們的遊覽車,一來購買就是五百台,透過香港來勾結,坐這個大陸的遊覽車。餐廳呢,現在我在羅東,聽說頭城有個餐廳是大陸投資的,而且,開放後,要吃他們的餐廳,大陸來我們台灣消費,都是來消費大陸來投資的各行各業,以後我們台灣都不用賺錢,這種的,是不是國家有去關心,是不是真的有這回事?房地產就是說,說整個台灣可以全部買起來,人家錢太多,這一點政府要重視,以上是我的報告謝謝。
 
十七、彭信坤(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我是不是可以針對這個稍微說明一下,因為最近中央研究院提出一個賦稅改革政策,那個建議書,我想吳校長也看到。因為是翁院長希望我們加以研究,所以對於這個問題稍微了解,現在台灣的房地產,大陸人士要購置房地產是非常嚴格,尤其是自用房地產是非常嚴格,審查時間很長,大概六個月。但是件數不多,但是商用的部分,成長比較快,現在這個問題不在大陸,他們現在很多是透過港資跟新加坡資金進來購買,那這部分目前是沒有限制,所以我們在建議書裡面有提到,對於外資購買台灣的房地產,要額外課徵高額的交易稅,這部分是比照香港、新加坡來做,這部分財政部目前好像在研擬還沒確定,但實價課徵部分應該是要考慮採納來實施。所以在房地產部分,在最後一位代表,擔心的問題,我們必須去思考這是個兩面刃,比如說你發展觀光業,你可能要引進外資,才有辦法這個帶進國外連鎖的大旅館進來,這些外資如果要額外課徵很高的稅,這些外資可能就不敢進來,所以,自用住宅與商用不動產是應分開考慮處理,這個部分其實財政部有機會多跟我們再討論,根據他們的實務經驗,看怎麼樣去保護我們國內的不動產的從業人員,但又不會阻止外資進來。
 
十八、林秀慧(台灣世界展望會資深專員)
大家好!我是台灣區世界展望會代表第二次發言,針對剛剛主席有關外籍新娘議題,我自己倒是有個想法,我們都知道外國婚配的人口的問題,在台灣過去10年比較多,其實目前是趨緩,為什麼趨緩,這應該是我們應該要去瞭解的現象,但對於這種我們所謂新台灣之子的訓練,這些孩子到高中跟大學,但是我們很難掌握他們的狀況,我們站在我們的教育體制,我們想知道這些孩子的現況,到底他們在哪裡?不知道,因為這些資料是不是經濟部和教育部可以去做些瞭解,就是說他們在台灣居然被稱為經濟弱勢,我們不希望這種結果,因為他們其實是結構的問題,新台灣之子不應該成為經濟弱勢,但是結構使他們成為經濟弱勢,今天我們如果可以把他變成我們一個有利的資源,我個人是覺得我們在工作中有個發現,就是說這些新台灣之子資質並不差,同樣也是跟其他經濟弱勢一樣,他們就是一種文化的限制,整體環境上的限制,以致於他們發展看起來好像處於m型的另外一端,我們建議加強他們的雙語言訓練跟獎勵,讓這些孩子覺得說他雖然在台灣,但是他學過他的母語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而且要讓他看見未來就業的願景,這些孩子如果知道他會這麼多種語言對他是一種加分,他知道他將來可以能為台灣做些什麼,對他自己的就業會有很好保障,我相信這些孩子會更樂於學習他們的母語,這是我們可以努力的,甚至說讓我們台灣的孩子,如果你們可能比我懂得聽,比如說讓我們的孩子更夠學習東南亞的語言,他們要知道這是對我有利,孩子現在擔心的就是我出去幹嘛?他們沒有方向,他們挫折,所以同性戀的問題,吸毒的問題,其實都滾動著這些所謂的就業問題,他們看不到方向,他們焦慮,他們就煩躁,他們就罵我們,就罵大人就罵社會,所以怎樣讓他看到這是有方向的。另外我有一個大膽的建議,我覺得我們弱勢的孩子太少機會出國,雖然大家都說旅費很低,但是誰可以幫助這些孩子們看到外面的世界,他們可能二、三十歲沒有機會看外面,所以他們就窩在電腦裡頭看那些虛擬的東西,政府或是企業界可不可以多做一些公益的事,這些經濟弱勢的孩子,他們國中、高中,他們不是沒有潛力,他們只是沒機會,他們有動機,因為他看不到願景,所以如果能夠有機會栽培他們,讓他們可以出國去看看,在經費許可的情況之下,像那些有錢的孩子一樣,孩子一樣寒暑假可以出國去看,看了以後可以跟他們學習掛勾,他知道我這樣的學習是有方向,所以真的要鼓勵大企業,譬如說,包下一百個名額給我們花農或是包下兩百個名額給我們花工,就是說你們這些孩子就是我包下來,我要你成功,要像養自己的小孩那樣的心情,我覺得企業界的,我們政府可以給他們一點配套措施,這是我們做父母的心情,就是說這些孩子不是沒有潛力,他們缺機會、缺訓練、缺經驗值,他看到了才知道原來世界這麼大,先講到這邊。
 
十九、倪周華(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專門委員)
我是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倪周華,簡單的回應一下,剛剛秘書長這邊講的,其實在教育部的統計資料裡頭,上面就有外籍配偶所生的子女的分布,然後各縣市教育局或學校教育處,其實都有相關的資料可以查詢,對於外籍新娘來台灣所生新台灣之子,其實提供一些,不敢說很完整的相關協助跟照顧,其實很多我們資料可以去查,謝謝。
 
二十、吳茂昆(東華大學校長)
其實剛剛林小姐提到一個還蠻重要的議題, 就是地區發展確實是需要資源。目前台灣一個明顯的障礙,像我回來花蓮兩年,感受非常深刻的一點,就是資源的分配有些偏差,愈是偏鄉的地方,得到的資源越少,相對的在都會地區比較能得到豐富資源,包括在學校也是一樣,希望在座各位能夠提出看法,對於如何建構至資源分配方策能對偏遠地區,如花蓮、台東、宜蘭地區等,提供更好的發展機制,有更好的機會給年輕人、給弱勢的團體,這是我們要思考的一個課題。
 
二十一、黃建堯(建利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各位長官,各位先進,建利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黃建堯,我們公司從事石材行業,就是加工與生產,在整個環境來講的話,這個方向全球化、區域化的經濟都是很重要的,但想請各位長官考慮是否可以在某個時間點,以逆向的方式稍微思考一下,就所有的行業來說的話,是不是交通的部分都很重要,我們有好山好水,也有一句好無聊,為什麼學生會留不住,學生北高外地去工作,雪隧通了之後,我相信宜蘭回流的人很多,外國的供應商來拜訪我,工作上他只要有一天的空餘時間要在台灣玩,台北到高雄、東部到宜蘭,一天內他都敢去,其他地方可能有颱風、可能車子訂不到等等原因,不能當天往返,要發展觀光不是應該要有好的交通嗎?兩蔣的時代,台灣又沒錢,科技又落後,環島的公路中橫全部都做通了。現在又有錢,科技又進步,我們到目前為止,沒有環島的快速道路,我還不是講高速公路,這樣子東部要怎麼發展?不管是觀光也好,製造也好,一定要方便呀。那人才的部分,交通方便自然有比較多的機會,第二個是說早年的時候,我們很多的家長都會說小孩子要多念書這樣以後有出息,按當時的社會結構來講,確實需要各種的高階人才,那目前的在路上不小心一把米灑出去,全部都是大學生,這些人是真的有工作的意願嗎?這是現在的社會、家庭必須教導,肯做才是重要,謝謝。
 
二十二、   高銘村(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經濟處研究委員)
感謝各位前輩先進的寶貴意見,陳玉村大哥提醒服貿協議要繼續進行溝通與宣導,其實我們的宣導講座一直都沒有停止,除了走入校園之外,也會到各縣市政府,及與其他產業來進行說明會,聽取他們寶貴的意見。此外,稍早洪翠苹專員一些非常寶貴的建議,我們也非常的重視,只是說有些問題,需要稍微做個說明,尤其是有關觀光產業發展這部分,花蓮,因為工作關係,可能不會很常過來,雖然我是非常喜歡花蓮,剛才有位代表提到交通不夠,我想政府很重視,交通部也會進行處理,觀光產業的發展對花蓮很重要,配套的機制跟措施相當重要,剛才有位前輩提到一條龍的情況,我想可能是稍微有點誤解,因為根據服貿協議,我們簽屬的內容大陸只能夠有3家旅行社過來,而且只能做國內旅遊,我想我們國人都是會選擇我們自己的旅行社居多,稍早彭特聘研究員已經講得非常的清楚,我們相信台灣服務業的品質是不用怕競爭的,這是非常顯而易見的事實,我想本身大家應該把心靜下來,看看事實的真相,台灣是不怕競爭的,我們服務業的品質永遠都是第一名,我對台灣要有信心,謝謝!
 
二十三、彭信坤(中央研究院經濟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抱歉因為剛提了案,我就稍微再說一下,像觀光剛才有提到就是說交通很重要,但是其實可以思考一下,是不是一定要建高速公路很快就到,對於觀光是一件幫助,是不是從過去全世界的發展經驗,跟台灣的經驗,其實不盡然喔。我記得大概十年前,我在跟做交通規劃的人做一個辯論,他們當時說,高鐵蓋完以後,西部會變成一日生活圈,一條生活廊帶所以呢高雄、台中的發展會跟台北接近,我就跟他講,根據國際的區域經濟理論的發展發現,假設沒有其他產業因應措施,這個效果是適得其反,現在十年後我們來看這個發展,最近有一個學生做這個資料分析,就是高雄跟這個南部的發展反而被北部吸走,對於這一部分其實大家去思考一下,花東的觀光事業是很好,但是當你建了一個很快的交通系統,從台北你來這邊兩個小時看一看以後就回去了,那花東可能就留不住觀光客,國外有很多例子可作參考。所以我一直在思考,像類似觀光的議題,大家要去想,是不是真的交通很快到那個地方,對當地的觀光發展有幫助,這不盡然。國外的很多經驗,其實在座很多的鄉親假設是發展觀光業,我可以建議你多多到國外考察,真正發展很成功的那些觀光區,不是每一個地方都是交通很便捷,當然交通要某種程度的方便,但不是說一定要方便到說快速去快速回,這個可能要思考一下,謝謝。
 
二十四、黃建堯(建利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我之前在澳洲念書的時候,我相信在座大部分的人應該會認同澳洲的國際觀光,無論是它國內的旅遊,或是國際上觀光的推展,都相當的成功,以它的交通系統來講的話,他有很多高速公路,他在所有的高速公路系統裡面有一個Tourist Drive,就是這個高速公路旁邊都有一些旅遊的道路,當有時間的時候開到某個地方,可以一次連續玩十個小鎮,那如果因為工作的時間,或是其他的關係可以第一時間先離開下次再接著回來玩,那道路的速度其實並不是一定要超音速或是多快,但至少要安全。花蓮台東當地一直有一個很強烈的需求是,一條安全回家的路,我以前很常開蘇花,其實假如真的要算的話,從花蓮開到宜蘭這邊,蘇花這一段,我跟對面的車頭燈,相對應該超過百次,那假如是一個普通的公路有分隔島,原則上沒機會會到對面的車燈,這個才是安全的。如果要出去玩,假如是一對夫妻兩個小孩,假如可以自己開車,交通費會比較省,也因為這樣子,所以旅遊可以普遍,不是只有有錢人可以去。第二點是熱門的景點,熱門的地方,假日會大塞車,這部分應該是在交通的供給面加強來舒緩,或是針對現在假日實施高乘載,這也是很好的配套措施。所以相對的這些要有發展,有基礎建設,我們才可以從根本裡面來提升,不用針對哪一區、哪一國我們都更有競爭力,讓很多不同國家的觀光客來我們這邊玩,希望全面提升的是這一部分,謝謝。
 
 
二十五、李守正(宜蘭縣政府計畫處處長)
(一)在區域經貿整合的課題上,地方政府的立場,就是:只要能為縣民創造利基的,我們都支持;只要對縣轄內產業帶來損失與衝擊的,我們都反對;而如果我們無法阻擋,那我們要求一定有完整的補償配套措施,我們也要嚴格監督,務必對縣轄產業之損害降到最低。(二)事實上,不管是各種雙邊、複邊的經貿協定,只要有利顧台灣之未來發展,我們都不反對;但我們反對的是政府不說清楚,不充分資訊揭露,不夠具體明確,以致人民失去對政府的信心。(三)其實,我們憂慮中國大陸之主要原因之一,是中國仍然是一個非市場經濟體制的國家,有太多的灰色地帶,乃至是各種的進入障礙,以致於我們的業者落入不公平的競爭之中。像是中國對外旅遊一條龍就是顯例。中國從開放觀光以來,發展出「肥水不落外人田」的一條龍經營,不僅用於東南亞國家,也在台灣複製發展。這些相關的研究,師大政治所范士平教授的研究也講得很清楚。本縣陳耀德理事長的發言,是希望中央有關部會要去重視,極不是跟你們爭辯到底有或是沒有。
 
二十六、林秀慧(台灣世界展望會資深專員)
台灣世界展望會再次發言。我們就是針對經濟弱勢家庭的調查,特別針對高中大專生的調查。我們發現他們的就讀科系,跟他們的興趣符合的、一致的大概有25%,所以大概有四分之三的孩子,可能他們所念的科系,與他們將來有心想做的事情不太一樣,這是我們很關切的一個問題。第二個我們發現高三跟大二是很容易輟學或休學的階段,他們會開始考慮將來要做什麼,還有生活費的所需。那我們另一個調查也發現說,雖然我們所謂的原住民的孩子或是經濟弱勢的孩子,有政府的減免和補助,但是他們的生活所需,公立大學每個月,每個孩子需要800010000的生活費,因為他們要租房子,要交通費,私立大學就會更多。我們現在就是建議說,如果我們鼓勵國外的學生,或是其他縣市的學生來花東就讀,我們建議要環境上的配套。譬如說生活的便利性,工讀的機會,我們特別強調的就是給他們工讀的機會。但是這個時候要留意,他不是去打工賺薪水,我們很擔心孩子們就只是賺那個50006000元。我們希望他可以累積他的就業資歷,所以我們花蓮的特色是觀光或餐飲,將來不管是不是藉由陸資的進駐,我們可不可以透過政府和企業的努力,為這些在花蓮讀書的孩子,或是我們花蓮本地,我們所謂經濟弱勢的孩子,當他們讀大學的階段,可以給他們一些工作的訓練機會。像我所知道的例子,就是有某個台北的企業,它都直接進大學,從大一開始就開始幫忙找工讀的學生,工讀的目的不是讓他們只有領薪水,希望年後能不能成為公司的員工。那我們可不可以有這樣的機制在花東,特別是餐飲跟服務業、旅遊業。我們可不可以要求,我不知道,要求這些單位能不能有些名額是給我們在地就學的學生們。一方面可以吸引外地或是大陸學生來這邊念觀光,那第二點是可以保障我們這邊的孩子們願意留在這邊讀書。我們都希望人才回流,我們希望我們的孩子在地發展,要給他們機會。說真的,他們很實際,他們就是說要給我生活費。我們希望給他們生活費之餘,我們希望他們的遠光可以遠一點,學技術,他們資歷拿出去是可以看的。所以都我們不希望他們只是做那個泡沫紅茶店的打工,因為這樣沒有辦法累積資歷,我們希望他可以進入某某大飯店,他在某某大飯店做過外場或是內場,這樣資歷拿出去將來可以用,就麻煩政府跟企業多幫忙,謝謝。
 
 

 

貳、書面發言
二十七、林高榮(台灣區石礦製造工業同業工會理事長)
建議:政府應該制定「fta整體方略」,和產業充分溝通,向民間適度公開;而是具體執行方案和推動策略應該要緊密結合。
說明:面前政府欠缺fta整體方略,雖然政府一再宣告有路徑圖或目標,卻總是諱莫如深,業者和民間都搞不清楚。fta整體方略的目標應該清楚,策略應該明確,達成方法應該具體,可以靈活;更重要的是,政府應該與產業充分溝通,適時適度告知政府洽簽的動向與進度,才能幫助產業做好全球布局。
fta整體方略內容應該包括:
1. 我國fta整體方略的目標;
2. 國內經貿環境自由化之時程:包括國內管制鬆綁、法規調整之時程等;
3. 市場開放和產業升級的協調策略;
4. 國內推動策略與可能時間表;
5. 對弱勢產業衝擊之評估與協調及輔導;
6. 促進國內產業,特別是中小企業使用fta的策略。
具體執行方案和上述策略應該要緊密結合,舉例來說:
為改善經營環境,參與區域經貿整合,國內經貿體制勢必面臨大幅改革。先進國家對經貿政策與法規進行制度或修正,都必須事前進行充分的影響評估(Regulatory Impact Assessment),包括廣泛聽取利害關係人的意見,除可幫助政策、法規的制定更完整,更有助於推行政策與遵循法規。目前已知TPP多項專章中,涉及高標準之金融、財政與服務業之要求。對此,我國經貿法規、制度勢必面臨檢討與修正,宜及早訂定明確時間表,擴大社會參與,降低阻力,因此相關單位宜蒐集TPP、RCEP目前各國談判之進展與議題進行研析,並及早提出法規制度改革時程,以公聽會等方式蒐集利害關係人的意見,讓產業界充分表達意見,預擬因應對策。
 
二十八、吳國政(台灣區石礦製品工業同業公會監事會召集人)
建議:政府應該檢討現行貿易救濟機制的編制、經費與人力訓練,強化其調查能力與執法能力,作為保障國內產業的安全閥。
說明:大幅開放國內市場是台灣加入區域經貿整合的必要工作,但是以內銷為主的國內業者擔心市場開放後,進口品將以低價大量的方式衝擊國內產品,威脅國內業者的生存,間接影響國內勞工的就業。因此,台灣在推動加入區域經貿整合的同時,應該建立堅實的貿易救濟機制,以專業的調查能力與執法能力,使國內業者面臨不公平的貿易競爭或者因大量進口導致產業嚴重損害之時,政府能夠採取適當的貿易救濟措施,使國內業者免於進一步的損害。
從國際實踐來看,無論是已開發國家或是發展中國家紛紛擴大貿易救濟部門的編制,強化其執行能力,做為保障其產業發展的安全閥。美國一方面積極推動「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替美國產業打開國外市場,另一方面成立「跨部會貿易執行中心」(ITEC),舉「整個政府之力」,投入「50年來最多的人力和資源」來打擊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以促進美國企業和貿易。
反觀我國職司貿易救濟的幕僚單位在人力與經費上均被邊緣化,明顯不足,例如財政部負責承辦傾銷調查業務之人員僅有四名,辦案能力與經驗亦顯不足;而負責承辦產業損害調查之貿易調查委員會的經費與編制也在縮減,實難以說服國人,未來在市場大幅開放時,政府能夠有效做好貿易救濟的工作。
建議政府應該檢討現行貿易救濟機制的編制、經費與人力訓練,強化其調查能力與執法能力,做為保障國內產業的安全閥,使之免於困不公平貿易競爭或大量進口導致的產業損害,以化解國內產業對大幅開放國內市場的疑懼。
 
二十九、張小梅(花蓮縣工業會)
建議:政府應該檢討貿易自由化輔導機制之成效,為該輔導機制建立提供全面服務的單一窗口。
說明:為協助國內內需型與競爭力較弱產業得以因應貿易自由化衝擊,行政院提出「因應貿易自由化產業調整支援方案」,以民國99至108年為期(十年)編列預算總共982.1億元。但綜觀過去4年來,這個機制成效卻普遍受各界質疑。原因在於這個產業調整支援方案的各項輔導措施係由經濟部轄下各相關單位,例如工業局、技術處、中小企業處、貿易局以及勞動部分別提供支援與協助。此一支援方案雖由工業局擔任聯繫窗口與統合,但對於輔導措施之內容與申請,仍由原提供支援與協助的單位進行,更有甚者,許多輔導與協助措施原本就存在,並非為了貿易自由化而特別設置,其經費預算之編列也是原來就有的公務預算,而非另外匡列。另就經費執行方面,自99-102年止,該方案實際執行經費僅有135.84億元,該經費之執行對於降低貿易自由化衝擊之實質效益,值得評估。建議政府重新檢討現行申辦機制的可使用性(Accessibility),例如此方案橫跨勞動部、經濟部工業局、貿易局、技術處、中小企業處等單位,不利於業者洽詢申請,因此有必要建立單一窗口,以提供全面服務。另針對目前貿易自由化產業調整支援的成效,也應適時進行檢討與評估及調整。
 
  • 相關檔案
    1. 103.07.12「經貿國是會議」東區會議發言逐字稿(第一場次議題二)(逐字稿)
:::
開啟選單 關閉選單